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经管院统计系大一新生倒是有一个踢前锋的,不过才1米6多,速度不错,但对抗太差,机电院的后防就没有低于1米75的。

于恒找到前两场表现出色的杜与梵,问他能不能踢前锋,杜与梵明确表示不行,他强在盘带和传球,射门技术很差。

正当于恒愁眉不展的时候,边学道带着成大器找到了他。

边学道推荐成大器当下一场比赛的外援。

于恒问成大器踢什么位置,边学道说:“门将。”

于恒说:“咱们的门将虽说漏了不少球,但还算中用,不能随随便便就换了。这样吧,我找几个人射门,试试这小子。对了,他看着怎么这么嫩,今年多大了?”

于恒找了队里几个脚法相对好一点的测试成大器。

所谓好一点,就是在点球点稍远的位置上能不把球踢得太离谱的。结果8个人射门,没进去1个球。

这种轻飘飘软绵绵没有一点假动作的射门,对成大器来说,实在太简单了。

见成大器很牛X的样子,队里其他人来了兴致,30号人差不多都射了一两脚,进了两个球,都是运气球。

于恒让边学道也上去试试,他还没见过这个老师在成绩表上标“+”的人踢球呢。

边学道站在球前面,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盯着成大器看。

因为熟悉,成大器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就这时,边学道几乎没有助跑,右脚突然起脚,只听“砰”一声,足球一条直线地飞进了球门。

他们练习的简易球门只有铁框架,没有球网,足球在球门背后飞行了6、7米,“砰”一下撞到墙上,然后弹了回来。

几十号人都呆住了,这是什么脚劲?

成大器有点不服,捡起球丢给边学道,“再来。”

边学道弯腰放好球,刚直起身体,左脚就是“砰”的一脚,球又进了。

围观的人发现,边学道的左右脚力量几乎差不多。

于恒笑着走到边学道身边,“明天你俩都上,早知道上一场就找你啊!这下有机电院乐子看了。”

…………

第二天,经管院和机电院的比赛安排在上午。

虽然球队成绩不好,但毕竟是最后一场自己院足球队的比赛,经管院有课没课的,都出动了。

体育场里热闹非常。

不仅对阵两个学院的学生来看球,只要是没有课的,都会来坐一会儿。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其魅力和感染力是毋庸置疑的。

十几场小组赛踢下来,不少观赛的学生对输赢已经不太关注了,只要有精彩进球就是好的。尤其是如果能涌现出几个强手,组成校队跟其他大学对抗,那才是最期待的。

于恒懂一点足球,而且他很狡猾。

兼职球队教练的于恒,排出了一个4231阵型。

于恒把统计系的小个子速度型前锋放在了“1”的位置,把边学道埋伏在前锋身后,把杜与梵放在边学道身后。

有人质疑于恒,认为应该把边学道当中锋顶到“1”的位置,毕竟边学道的身高和爆发力在那摆着呢。

于恒说不,胜负已经无关大局,他就是要给机电队一个“惊喜”。

这次上场的人选,于恒把相对会踢但小集体意识浓厚的几个人都换了下去,换上来的都是体力好、耐力好能跑的。

赛前于恒反复叮嘱大家,要懂得节省体力,后场的人见球就是大脚吊前场。

一系列合练、测试下来,李裕发现自己实在没有踢球天赋。

童超就不一样,前插迅速,回防及时,敢于抢断争顶,处理球非常果断,居然是一个不错的边卫,被于恒放在了右边路,支援杜与梵。

童超还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优点,不会满场飞奔浪费体力,抢位意识好,对高球和半高球落点判断也很准。

最终名单的4个后卫是成大器挑选的。

身材高大的成大器,抛弃了于恒高大后卫的思路,选了几个转身灵活、出脚快、脚劲相对足一点的后卫。

这几乎是一支全新的队伍,前两场上过场的只有童超、杜与梵和一个后腰。

对于这个安排,前两场的主力们没什么大意见,毕竟40多人的队伍,现在看也就能踢3场球,总得让别人也上场露个脸。

再者,第三场面对的是小组实力最强的机电院,不定被灌进多少个球呢,不上场也免得丢人。

被于恒安排在“1”位置的小个子前锋康凯,上场前看着周围的观众,激动得浑身肌肉直抖。

高中时他在学校附近跟一些中老年业余队踢球时,从没有现在这股激动劲儿。

看着身旁淡定无比的边学道,康凯渐渐冷静了下来。他心里十分清楚,于恒计划里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