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第二题。

边学道让9个应聘者到面试官这里,挑一张刚交上来的,写了“有道集团”的纸拿回去。

他强调:“可以拿别人的,也可以拿自己的。”

都拿完,他宣布:“一分钟后,按座位,从左往右,分析手里这张纸上笔迹的性格。”

然后……

边学道说:“从右往左,每人挑一个人评价。”

然后……

边学道说:“从右往左,每人挑一个人评价自己。”

然后……

边学道说:“如果组成两人小组,每人挑一个搭档,别人挑过的也可以挑,从右往左,现在开始。”

然后……

边学道说:“报一下你们各自的薪酬期望,自由发言,现在开始。”

前面的问题,都是面试官指定,不是从左往右,就是从右往左,到了谈薪酬时,变成自由发言了。

这就难了。

难在谁来第一个说。

第一个谈薪酬的,很有可能被认为看重金钱而失分。

还有,第一个人如果要价要高了,很容易被后面说的比下去,等于少了一项优势。第一个人如果要价要低了,面试官可能觉得你不够自信,而其他应聘者呢,会觉得你把大家架到了火上烤。

边学道话音落下,9个面试者心里同时浮现一句话:这个面试官太坏了。

拿面试官没招儿,那就只能指望别人去趟地雷。

于是,有人扭头看向了刚才表现生猛的邓迪。

邓迪知道大家在看她,她微笑了一下,说:“我先说吧,我对这个岗位的期望薪酬是……年薪8万。”

年薪8万……基本是一个很讨巧的数字。它没有跨过年薪10万那个标志性门槛,但就2007年的松江甚至全国平均工资来说,也算得上高薪了。2007年全国城镇职工年均工资不到2万5,而松江职工年均工资刚刚2万出头。

邓迪说完,其他人陆续表态,其中期望年薪中最低的是6万,也就是每月5000元。最高的目前是9万,是9人中一个长得很耐看的高个子女生提出来的。

宁采芙是最后一个发言的,她气定神闲地说:“我的期望年薪是30万。”

30万!!

这妞……疯了?

丁克栋听完,下意识地想去捂眼睛。

边学道呢,想笑,却忍住了。

他问宁采芙:“30万年薪……我想听听你对这个岗位的看法。”

宁采芙泰然自若地说:“没有看法,我对任何岗位都是同一个态度,遇到什么就面对什么,该做什么就做好什么。”

很简单的一句话,听得洪诚夫不住点头。

他十分欣赏宁采芙身上的强烈自信。

前面的应聘者说到期望年薪时,多少都透出些许忐忑和讨好,唯独要价30万的宁采芙,从她的语气、表情和坐姿,看不出一丝不自然,她是真的认为自己值这个价。

而且洪诚夫觉得,她似乎还往下压了压价,不然的话,这个数字会更高。

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

在洪诚夫看来,如果这个叫宁采芙的有真材实料,完全可以算是边学道和有道集团捡到宝了,仅以她目前表现出来的综合素质,在跨国大企业谋个职位并不难,而且有上升空间。

听宁采芙回答完,边学道扭头看向于今:“你也问个问题吧。”

于今反问:“我?”

边学道说:“问题不限于眼前这个岗位的工作范围。”

不限于秘书岗位的工作范围……

入股做着小额贷款和高利贷生意的于今眼睛一转,想到一个问题。

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说:“我个人贷款给一个做酒水生意的朋友1000万元……”

这句话说完,现场无论应聘者还是面试官,同时扭头看向他,于今见了,嘿嘿一笑:“我说的是假设,是案例。”

“重新说啊……我个人贷款给一个做酒水生意的朋友1000万元,钱是分批借的,借出去一批,连本带息收回来,再借出去一批。”

于今这么一说,在座一些人就明白了,什么“个人贷款给朋友”,这不就是高利贷嘛!

于今接着说:“这个老板借钱不是玩虚的,而是实实在在搞实业,当时市场也很景气。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上头新政策出台,酒水市场萎缩,利润严重下滑,导致他的资金链就断了。除了我这里,在别人那,他也借了不少钱。这个时候呢,我是第一个知道他要跑路的人,你说,换成你,你怎么做?”

见于今说完了,边学道插话进来说:“所有应聘者都可以回答,思考时间,三分钟。”

大家都有点蒙。

这算什么问题?

不是招花瓶秘书吗?怎么扯到高利贷上去了?还问怎么做……

能怎么做?

香港电影不都演了吗?门口喷油漆……铁链子锁门,然后倒汽油,点火……或者把人拉到野外,挖个坑……再或者让对方的漂亮女朋友、漂亮妹妹、漂亮老婆、漂亮女儿打工还债……

三分钟后,回答五花八门。

有说报警的。

有说没收借款人身份证和银行卡的。

邓迪在一堆应聘者中算是比较有“新意”的了,她说让于今迅速控制住那个老板,问出对方还有什么固定资产,将其中产权属于那个老板的,手写资产抵押和变更协议书,签字画押按手印。

总之,大家都在尽量想办法降低损失。

宁采芙还是最后一个说的。

宁采芙说:“第一,我会送他跑路。”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兴趣都被她勾了出来。

后面还有更意外的……

“第二,我会给银行和其他的放贷人分别打电话报信,说他跑了,提醒大家到他的存酒仓库抢酒。”

沈雅安开口了:“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宁采芙说:“首先,面试官给的前提是,这个老板是正经商人,属于遇到了不可抗力,他可恨,也可怜。其二,因为防火墙式借款方式,损失其实比较有限。其三,大量借款扩张,资金链断裂的人,你就是要他命,他也拿不出钱来,至于其他明面上的资产,肯定早都抵押出去了,就算用手段拿到签字按手印的协议书,日后也要跟其他债主起纠纷。而事实上,有些东西是拿不到台面上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中第六条规定,民间借贷的利率可适当高于银行利率,但最高不得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护。换句话说,如果是高利贷,就算你去法院告,法院也不一定会受理。”

这一段话,直接把其他应聘者的方案全否了。

报警不可行……留身份证和银行卡没用……至于对方的固定资产……宁采芙说了,肯定早都有主了。

想想也对,没东西抵押,谁借给你钱?

听宁采芙说完,连心高气傲的邓迪都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随机的提问,这个姓宁的居然能做到相关法条随手就来,除非彩排过,不然这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沈雅安笑着问:“那为什么给其他债主通风报信呢?”

宁采芙不骄不躁,一开始什么表情,她现在还是什么表情,包括语气语速都一点没变,她说:“告诉别人来抢酒,别人会念着我的好,顺水赚个好名声而已。”

丁克栋不失时机地问了一句:“既然你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送他走没问题,可是你为什么不自己先去把仓库里的酒运走再通风报信呢?那么多酒,肯定值一些钱的,可以降低损失。”

至此,六组的集体面试彻底变成了宁采芙的单独面试。

看着丁克栋,宁采芙脸上有了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她说:“原因无非四个字——得不偿失。”

“首先,如果我把酒运走了,不用多久,所有债主就都会知道,这样一来,我通风报信的行为就显得很虚伪。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我不通风报信,肯定会被其他债主怀恨在心,这等于平白树敌。”

“其二,为了这些酒树敌,并不值得。”

杨恩乔问:“为什么说不值得?”

宁采芙说:“从借债渠道看,这个老板的酒八成不是什么名酒,也就是说,值不了多少钱,抢到手的酒,实际上可能连损失的零头都抵不到,要它干什么呢?我还得出钱出力、找人找车拉。抢到后还要找仓库放,又是一笔钱。然后呢,得想办法卖……卖酒的话,肯定要搭进去很多精力。还有……”

还有?

这下连边学道都有点吃惊了。

宁采芙继续说:“仓库里的酒,存在三种可能性,第一,这些酒不一定就是这位老板的,可能是其他人暂时存放的;第二,这些酒很可能被重复抵押,这点很难被发现;第三,那么大的仓库,外面几层的酒好验证,藏在里面的酒是什么酒,就不好说了,极可能以次充好,或者干脆就是假的。”

漂亮!

人漂亮!

说话漂亮!

阅历和逻辑思维更漂亮!

在座的面试官都觉得,后面三组几乎可以不用面试了。

全场静默。

吴天看了一眼边学道,开口说:“好了,感谢大家抽出宝贵时间来有道集团参加面试,面试结果我们会在三个自然日内通报给大家,本次面试结束。”

………………

面试室外。

原本以为很快就到自己的第七组应聘者,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前一组人走出来。

第七组入场面试。

而面试完的人都散开了。

机关算尽,结果一脚踢在铁板上的邓迪,远远跟在酒红色头发的宁采芙身后,一直跟到大楼外面。

然后,她眼看着宁采芙走到一辆奥迪Q7旁,按车钥匙,开车门,坐进驾驶室,戴上墨镜,不到一分钟,Q7启动,流畅地驶出车位,开走了。

望着车消失的方向,邓迪愣在原地足有三分钟。

原来,自己跟人家的差距是全方位的。

可是,你都开上Q7了,还来跟我们抢工作?

下一篇:第644章 想不出夸我的词了? 上一篇:第642章 一局三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