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5月1日,李裕大婚。

这天,新郎李裕固然会很忙,边学道这个伴郎也不见得轻松得了,因为婚礼上的相当一部分宾客,是冲着边学道的面子去的。

李裕家以前确实富裕,但层次不算太高。李裕爸爸经营小型出租车公司,认识的大多是交通运输圈里的人。

可是5月1日李裕婚礼上,政界不敢说,松江商界有头有脸的商人,就算本人不去,也会派一个亲近的下属代表自己到场。

而像“北江会”里的蒋勇,万豪帝景老总徐学武,云起大酒店老总,还有好多跟边学道相熟的生意伙伴和朋友,不仅答应派车跟着接亲,都早就明言会到场祝贺。

原因很简单,有道集团早就把风声放出去了,老总边学道不仅出席李裕的婚礼,还是伴郎!

松江公认的第一号钻石男当伴郎!

资产几十亿的年轻富商,会轻易给人当伴郎吗?

别说当伴郎,松江那些觉得自己混得不错的人家,有几个家里办喜事,能请动边学道本人的?

关系铁到让边学道抛头露面当伴郎的人,还会有了吗?

想跟政商两界都吃得开的边学道拉关系,此时不拉,更待何时?

他们想对了。

能让边学道当伴郎的人,基本没有了。

边学道的高中同学,全都可以排除。

高三最后那段日子,边学道只欠周航和董雪的人情。

周航,关系没好到让他当伴郎的程度。至于董雪,已经成了帮他镇守几十亿财产的枕边人。

大学同学中,整个909寝李裕是特例,两个人属于性格、气场和脑电波全面吻合的那种朋友。

边学道看于今、陈建,或者艾峰、杨浩,多少都有些觉得不太满意或不太认可的地方,当然,无论是不满意还是不认可,他都不会表露出来。

可是李裕就不同。

在李裕身上,边学道几乎没找到让他反感和抗拒的缺点,就连李裕有时表现出的“迂腐”,边学道都觉得他迂腐得可爱。

所以,他才会抛头露面,帮李裕和李薰大操大办。

除了李裕……

还有可能请动边学道当伴郎的,估计只剩祝植淳了。

可是祝家长孙结婚,松江够格参加的人,屈指可数。

………………

还没怎么睡,天就亮了。

眯着眼,察觉到窗外的天光,边学道下床拉开窗帘,见外面天气晴好,心头一宽。

他回到床上,叫醒还在熟睡中的沈馥:“醒醒,懒猫醒醒,得送你回去了。”

睡觉时的沈馥,特别迷人。

成熟少妇的风情,肆无忌惮地从她散乱的头发和春光外露的被角散发出来,这种美,有别于单娆,也不同于董雪,神似前世婚后几年的徐尚秀。

沈馥被叫醒了。

昨天从工作室直接来家里,沈馥身边没有睡衣,所以,她现在红果果的。

看见眼前的边学道,沈馥探身搂着他的脖子,将他拉进被子里,喃喃地说:“再给我五分钟。”

两人肌肤相贴,却没有半分情Y。

沈馥躺在边学道怀里,闭着眼睛轻轻啄他的胸膛:“我以为我能忍住……可是我向你投降。”

边学道把手指插进沈馥的头发里,在她额头吻了一口,说:“我一样是你的俘虏。”

沈馥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边学道说:“我能感觉到。”

沈馥说:“你30岁的时候,我就40岁了。你40岁的时候,我已经50岁了。你知道我多害怕那一天吗?”

边学道说:“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在课堂上弹《情咒》时的模样。”

沈馥笑了一下,说:“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边学道沉默半分多钟,搂着沈馥说:“等你拿到格莱美,就退隐给我生个孩子吧!”

沈馥听了,吃惊地抬头看向边学道的眼睛。

边学道笑着重复一遍:“等你拿到格莱美,就退隐给我生个孩子吧!”

沈馥完全无视亚洲人拿格莱美的难度,她梦呓一样地问:“你真的给我一个孩子?”

边学道摇头说:“不,是我请求你,给我生个孩子。”

沈馥一下流出眼泪,然后又笑了出来,她泪中带笑地说:“我们的孩子!”

边学道说:“孩子随你姓,随我家谱,名字我都想好了,若是男孩,就叫沈善恒,若是女孩,就叫沈善芳。”

沈馥轻轻把手放在肚子上,喃喃重复:“沈善恒,沈善芳。”

边学道说:“等李裕婚礼结束,我具体跟你商量怎么冲击格莱美。”

沈馥终于回过神了,她说:“格莱美,很难很难的。”

边学道说:“三年!如果三年内拿不到格莱美,你可以选择退隐,回家给我生孩子,我养你们。”

三年!

边学道说三年是有原因的。

第一,三年后是2010年,他知道的好歌,因为要抢先发布,大多以此为界。再往后,他抄无可抄,抢无可抢。沈馥的才能在乐器和演唱上,创作不是她强项,而指望花钱收歌收到冲击格莱美水平的歌曲,不如去买彩票。

第二,三年后沈馥年近四十岁,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为身体恢复着想,不宜再晚。

至于格莱美奖,纯粹是边学道为沈馥安排的双保险。

钱财可能散尽,子女也不见得都是孝子贤孙。

如果边学道在2014年发生什么意外,“亚洲首位格莱美奖得主”的殊荣能保证沈馥后半生衣食无虑。

不仅沈馥,在2014年之前,徐尚秀、单娆和董雪几个,边学道都会作安排,保她们一生富贵。

这一世人,他不会再留遗憾。

………………

李裕的婚礼,也完美到没留遗憾。

5月1日这天,按照市内各家酒店婚宴的火爆程度看,全松江至少有几百对新人结婚。

然而就婚礼阵仗和来宾阵容说,李裕和李薰的婚礼是数一数二的。

先说阵容。

全松江当天所有婚礼上的伴郎,可能有比边学道帅的伴郎,但就有钱有势来说,没一个拼得过边学道。

边学道往李裕身边一站,直接给这场婚礼镶了金边。

而真要比帅,李裕身边还有二号伴郎——陈建。

除了金城武、古天乐,等闲人站在陈建身边,还真没几个敢说自己比他帅。

再说名气。

别人不提,沈馥一个,就能压得那些花钱找去捧场的二流主持人、三流笑星、四流明星喘不过气。有沈馥在,他(她)们也敢说自己是“星”?

再说阵仗。

李裕婚礼车队头车是全国仅此一辆的骑士十五世。

比骑士十五世更贵的车肯定有,可你找出一个比骑士十五世开出去更有气势的来看看。

5月1日早上,李裕去接亲的路上,遇到了一辆红色法拉利Enzo当头车的婚礼车队。

Enzo牛不牛?

肯定牛啊!

可是两支车队错车而过时,从视觉上看,Enzo在气势上完败给了骑士十五世。

当然,你要说飙速度,骑士十五世肯定不行。

可真要比,比完速度再比比谁更防弹好了。

接亲路上还有一个小插曲。

也不知道松江哪位神仙家的公子也在5月1日这天结婚,为了车队顺畅通过,居然派出了10多辆路虎、卡宴提前封锁车队经过的几个路口。

其中一个路口刚好是李裕车队的路线。

车队最前头两辆负责摄像的猛禽停车问怎么办,于今和陈建过去交涉,对方负责封路的一看李裕家车队的阵仗,猛禽当摄像车,一眼扫过,后面还跟着一串悍马、G55、S600、A8……

对方很明智地放行了。

李裕和伴郎们接连闯关,接上李薰和伴娘们,先到“林畔人家”的婚房。

从婚房出来,没有直接奔酒店,而是来到江边,新郎新娘、伴郎伴娘们拍了一组照片,然后边学道指挥车队,开到了东森大学。

东森大学,有边学道给李裕和李薰准备的神秘大礼。

直升飞机!

边学道租来的是一架AS350B3。

为了这场婚礼,边学道提前半个多月派人跟各方面沟通,先是向空管局等相关部门进行飞行计划申请审批,然后跟东森大学校方联系,5月1日这天借用东森大学体育场给直升飞机起降。

2007年5月1日,东森大学的女生如在天堂,东森大学的男生如在地狱。

他们的几个师兄师姐,上演了松江有史以来第一场空中婚礼。

当婚礼车队开进东森大学以后,留在学校没回家的学生,集体出动,围观出现在校园里的豪华车队。

车队到达没多久,直升飞机飞到了校园上空。

然后根据提前到场的地勤人员指引,顺利降落在体育场。

整个校园都轰动了。

车队……

直升飞机……

这是什么情况?

最后一段路,李薰没让车继续往里开,她下车,手拿捧花,和李裕两手相牵,向体育场入口走去。

就在这时,遍布校园各处的音箱突然出现优美的女声:今天是我校2001级校友李裕和李薰的新婚之日,在此祝愿师兄师姐婚姻美满幸福。下面请大家跟我一起欣赏歌曲——《献给李薰》。

2001级校友李裕、李薰……

歌曲《献给李薰》……

难道校友李薰就是《献给李薰》的主角?

难道创作这首歌的人就是今天的新郎?

以恋人名字命名的歌曲、豪华车队、直升飞机、校园恋人终成正果……还能更浪漫一点吗?

女生们疯了一样下楼,向体育场涌去,她们想看看谁是幸福的李薰,谁是浪漫的李裕。

男生们也疯了一样朝体育场跑,他们想看看谁这么浪漫到爆,不给师弟留活路。

在体育场里,看见静止的直升飞机,李裕激动得眼眶都红了,他回身用力拥抱了一下边学道。

边学道推开李裕,说:“有点出息,拍几张照,带李薰上去吧。”

李裕顺着拉开的舱门看了一眼,说:“能坐四个人,你也上来吧。”

李薰也看见了里面的座位,她一把拉住身边的董雪:“你和老边也上来坐,不然我就不上飞机。”

董雪没办法,看向边学道。

于今和陈建走过来说:“快上去!你们四个快上去!学生都涌过来了,别一会挤出事。”

最终,李裕和李薰坐前排,边学道和董雪坐后排,随着螺旋桨越转越快,飞机起飞了。

从飞机舷窗往下看,下面好些人在冲他们挥手。

……………

……………

(感谢书友王宝中、沫沫和宝哥等书友的打赏。)

…………

下一篇:第663章 正义柔情永在 上一篇:第661章 你没找对地方(盟主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