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四个女孩在寝室夜聊的时候,石辰和范小青也没睡。

范小青头靠在石辰肩上,轻声说:“谢谢你。”

石辰伸手搂着范小青:“一家人,说什么谢谢。”

范小青说:“都怪我冲动打人,才让对方占了理。”

石辰“嘿嘿”一笑说:“事情都过去了,别想了。再说有些时候,是不是占理不重要,重要的是看谁的实力更强、拳头更硬。”

范小青说:“不管怎么说,我一个女人,应该息事宁人,不该意气用事给家里惹麻烦。”

石辰说:“谁也想不到一个车位就招来了陆勉,幸亏小萱寝室里有人认识边学道。”

范小青大学辍学结婚,生完孩子一直在家当全职主妇,刚才听李兵自我介绍,她完全不知道边学道是哪尊神。

听石辰说起,范小青说:“对了,我刚才就想问,边学道是谁?很厉害?听那个高个男人说什么集团董事长,也是做生意的?”

石辰换了个姿势,靠着床头说:“三言两语说不清,总之这个人很传奇,他现在还不到30岁,大学时鼓捣网站起家,现在已经是百亿富豪。”

范小青坐直身体,吃惊地问:“不到30岁?百亿?二代?三代?”

石辰说:“不是二代也不是三代,是富一代,各大媒体派记者挖过他的出身和过去,父母都很普通,他是白手起家。”

尽管丈夫言之凿凿,但范小青听后将信将疑。

不到30岁,白手起家……

在范小青看来,白手创业,30岁前能赚到百万,已经算得上是人才;赚到千万,可称之为商业天才;赚到上亿,都是一方人杰。

丈夫居然说这个叫边学道的从大学到现在赚了百亿……天天开印钞机印钱能不能印这么快?

见范小青不说话,石辰说:“你别不信,这人眼界和手段都非常厉害。他大学时发表的两篇论文,就准确预判了几年后的经济环境和形势。百亿只是媒体估算他的有形资产,他手里的IT公司一旦上市,身家肯定还要涨。”

“而这个人最让人忌惮的,除了有钱,是他非常狠。在松江,这几年凡是得罪过他的人,要么落马入狱,要么远避他乡,要么横死街头。”

落马入狱、远避他乡、横死街头……

范小青吸着冷气说:“难怪开宾利的接完边学道电话就走了。”

石辰说:“硬的东西碰到更硬的是会碎的,这是自然界的法则。边学道不插手,我对上陆勉,我是鸡蛋,陆勉是石头,以卵击石,咱家今天就得破一笔大财。”

长出一口气,石辰接着说:“边学道插手了,边学道是石头,陆勉在他面前,就算比鸡蛋硬一点,顶多也就是个核桃,能多挨两下,但最终还是个碎。”

………………

“起床啦!起床啦!外星人攻打地球啦!”

早上6点,全寝人都被范小萱的手机闹表吵醒了。

李碧婷昨晚失眠,翻腾到后半夜才睡着。被闹表惊醒,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寝室窗户,猛地坐起来,找到手表看一眼时间,然后一下仰倒,蒙头继续睡。

范小萱坐在床上抻了两个懒腰,看向李碧婷的床:“碧婷,你上午不是有约吗?你不选选衣服化化妆?”

掀开被子,李碧婷再次坐起来,迷糊地说:“昨晚睡的不好,困!”

看着李碧婷,范小萱吃惊地喊道:“碧婷,你出黑眼圈了。”

李碧婷赶紧找到小镜子,照着一看:“哎呀,这可怎么见人啊!”

起床,全寝总动员。

四个女孩里范小萱化妆技术最好,她负责给李碧婷化妆。

小宋相对更会搭配衣服,一件一件在李碧婷身上试。

小陈腰伤了,但也想出力,趴在床上给范小萱和小宋提意见。

昨晚大家戏言想跟李碧婷一起去,其实心里都清楚,那是不可能的。

上午9点40分。

李兵开着一辆奔驰来到李碧婷寝室楼下,接到李兵电话,李碧婷自己下楼,三个室友则趴在寝室窗台上往外看。

眼看着李兵给李碧婷开车门,李碧婷坐进去,李兵替李碧婷关上车门,然后坐进驾驶室,奔驰平稳地开到路口,向右一拐,开出了视野。

留在寝室里的三个女孩,一下静了下来。

好一会儿,小宋问范小萱:“小萱你说碧婷说的是真的吗?”

范小萱喝了一口水:“什么是真的吗?”

小宋说:“碧婷说边学道和她姐是同学。”

小陈接话说:“半真半假吧。”

小宋说:“为什么?”

小陈说:“同学?同学多了去了,要是每个同学的妹妹都管一下,还不得累死?”

范小萱也说:“肯定不是普通同学。就算关系很好的同学,也只是同学之间有联系,不可能把弟弟妹妹也拉进来。反正我姐的同学,我一个都不认识,更别说有他们手机号了。”

小宋听了,迟疑地问:“你的意思是说……碧婷姐姐跟边学道……是那个关系?”

小陈说:“咱们都没见过碧婷姐姐长什么样,这事还真不好说。她姐要是长得国色天香,估计靠谱七八成。如果她姐长的就一普通人,那就不一定了。”

范小萱说:“行了,早饭还没吃呢,别瞎猜了,不管怎么说,单看昨天那个助理今天过来接走碧婷,就能说明碧婷和边男神不是一般关系。”

………………

确实不是一般关系。

李碧婷是少数几个边学道身边前世今生对应得上的人。

这么说吧……

今世,现在边学道身边的人,只有父母和边家的亲戚,在前世有交集。

单娆、董雪、沈馥、傅采宁、廖蓼、关淑南、胡溪……前世统统不认识。

李裕、于今、陈建、杨恩乔、沈雅安、洪诚夫、吴天、刘毅松、麦小年……前世统统不认识。

前世的时空里,没有祝海山,自然也没有祝植淳。

至于齐三书、黄胖子、孟茵云、陆勉、余天正这些人,前世应该也是存在的,但那时边学道所处的位置和层次太低,根本够不着他们。

说来说去,除了父母,除了松江日报社的一些人,只有徐尚秀,前世今生都出现在边学道的生命里。

这也是徐尚秀在边学道心里享有特殊地位的原因。

而李碧婷,是徐尚秀这条线的一个分支。

前世,边学道和徐尚秀在2009年相识,当时李碧婷在松江读大三。

跟徐尚秀谈恋爱的时候,找了一个周末,边学道请徐尚秀和李碧婷姐妹俩吃饭。

第一次见面,李碧婷就替边学道说了不少好话,她跟徐尚秀说:“一看边哥就是个老实可靠的男人,姐,我看好你俩。”

这一句,当时给了边学道不少信心。因为那个时候,边学道的工作虽然拿得出手,但徐尚秀跟他谈恋爱,任谁看都是边学道走了狗-屎运。

后来,徐尚秀和边学道结婚,已经毕业工作的李碧婷请假从南方赶回来,为两人的婚礼跑前跑后。婚礼当天,李碧婷跟边学道单独喝了一杯酒,说:“好好照顾我姐。”

边学道说:“你放心。”

尽管李碧婷看的是徐尚秀的面子,但前世的边学道,对李碧婷印象一直不差。

正是基于这个印象,边学道才会在电话里跟陆勉说李碧婷是他妹妹。

都说君无戏言,人到了一定层次,同样不能信口胡诌,边学道跟陆勉说李碧婷是他妹妹,李碧婷以后就是他妹妹。

前世的恩义,今世回报。

回报之外,边学道还希望今世的李碧婷能成为他和徐尚秀之间的一座桥梁。

………………

李兵开车,把李碧婷拉到了金河天邑。

边学道本来想在外面找一家好一点的餐厅,但老实说,松江的餐饮业,从经营理念到服务意识,都太差了。

就不说跟边学道在欧洲看到的一些店比了,单说跟燕京沪市比,也至少有10年的差距。

最后,边学道索性让李兵把李碧婷带到金河天邑。

边学道已经想好了,徐尚秀再回松江,他就带徐尚秀来金河天邑。而徐尚秀呢,十有八九不会单独跟他来这里,那就只能捎带上李碧婷作伴,所以,让李碧婷当他这个新家的第一个客人也没什么。

车开进金河天邑小区,李碧婷就有点蒙了。

她问李兵:“为什么带我来这儿?”

李兵看着后视镜说:“边总住在这里。”

“啊!啊?”已经是大姑娘的李碧婷一听边学道住在这里,心里顿时打起了鼓。可是让她现在喊李兵停车,下车逃跑什么的,她也干不出来,那等于明着鄙视边学道人品,认为他是个色-狼。

站在电梯里,看着李兵按下48层按钮,李碧婷问:“边大哥住48层?”

李兵说:“是。”

到了。

李兵敲门,几秒钟后,门开了,身穿一套灰色休闲装的边学道看着李碧婷说:“欢迎。”

李兵没进门,直接走了。

关上门,边学道跟李碧婷说:“茶几上有水果,你想喝点什么?”

李碧婷穿着拖鞋在房子里边走边看,浑然忘了回答边学道的话。

等她走到窗前向外看,一下就爱上了站在高处俯视的感觉。

边学道拿着苏打水走过来,递给李碧婷一瓶,问:“喜欢站在高处远眺的感觉?”

李碧婷接过水:“喜欢,等我以后工作赚到钱,我也买这么高的房子。”

边学道说:“太高其实也不好,听不到鸟叫,而且外面一起风,声音很响,有时甚至能感觉到楼在晃。”

李碧婷问:“那你为什么还选这么高的楼层?”

边学道抬头看天,笑着说:“也许是想离星星更近一点。”

下一篇:第717章 耻治君子,痛治小人 上一篇:第715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