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敲门,门开。

四目相对。

两人上次见面,是2007年5月李裕的婚礼上,一转眼,过去了半年多。

半年多,200多个日夜,数不清的思念。

让沈馥进屋,边学道探身往楼道里看了一眼,然后关上房门。

沈馥摘下帽子和口罩,站在客厅里,面带笑意看着边学道,似乎等他先开口。

不同年龄段的女人身上,有不同味道的美。眼前的沈馥,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成熟女人的韵味,那风情,简直化成有若实质的小箭,“嗖嗖”地向边学道眼睛射来。

边学道笑着走过去,接沈馥手里的帽子和口罩问:“你怎么过来的?”

沈馥忽然张开双臂,轻声说:“抱抱我。”

听出沈馥的嗓子很疲惫,边学道伸手将她拥在怀里。

沈馥把脸靠在边学道胸前,喃喃地说:“抱抱我,我好累。”

墙上的时钟“嘀嗒嘀嗒”地走着,边学道和沈馥无言相拥,颇有“此时无声胜有声”之境。

10多分钟后,沈馥离开边学道的怀抱,踮起脚,温柔地在边学道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说:“充电结束,谢谢你。”

边学道说:“唱了一晚上,怎么不在酒店休息?明天再见也不迟。”

沈馥抬手抚摸边学道的脸颊说:“今天是元旦。”

………

………

房子里好多家具是洪剑置办的。

他和詹红买了新房子,新家里的东西全是新的,这边的就都留下了。

脱掉大衣,沈馥在房子里转悠,看了一圈,问边学道:“这房子是哪儿来的?”

边学道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沈馥说:“我的房子。”

“你的房子?”沈馥接过水,一脸不可思议。

眼前的房子,看着明显是老式小区,房子格局普通,装修也很一般,沈馥想不出边学道怎么会买这样的房子。

边学道读懂了沈馥眼里的疑惑,他解释说:“这房子买了有几年了。”

沈馥问:“买它干什么?”

边学道说:“出租啊!”

沈馥:“……”

边学道说:“那时我胸无大志,一心想当小富即安的寓公,不用上班,每月收房租悠闲度日。”

沈馥问:“追求为什么变了?”

边学道说:“李斯说过一段话,差不多可以解释。”

沈馥问:“李斯?说什么了?”

边学道说:“李斯说,故诟莫大于卑贱,而悲莫甚于穷困。久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非世而恶利,自托于无为,此非士之情也。”

沈馥问:“什么意思?”

边学道说:“翻译过来就是,最大的耻辱莫过于卑贱,最大悲哀莫过于贫穷。长期处于卑贱的地位和贫困的环境之中,却还要非难社会、厌恶功名利禄,标榜自己与世无争,这不是士子的本愿。”

沈馥撇嘴说:“其实就是此一时彼一时,非要玩文字游戏。”

拉着沈馥坐在沙发上,边学道说:“好吧,现在开始,好好说话。”

沈馥侧着脸说:“有什么好说的,你眼前的女人又老了一岁。”

边学道说:“你看看,每次见你,你都说自己老……”

沈馥说:“男人是恒星,女人是流星。没有不恐惧年华流逝的女人,有些女人不说,但她们心里一样害怕。”

边学道安慰沈馥说:“你不一样,你是世界级歌坛天后,这几年你经历的,一亿个女人中也没几个经历过。就算是颗流星,你划过天空的时候,比恒星还要闪耀。”

沈馥听了,轻叹一口气说:“我就知道,怎么都说不过你。”

边学道闻言,换了一个轻松的话题:“巡回演唱会开唱之前,你担心过吗?”

沈馥像猫一样蜷缩侧躺在沙发里,说:“担心过。”

“担心什么?”

“担心请不动嘉宾……担心票不好卖上座率不高……担心自己不会调动现场气氛……还担心我示意台下合唱时没人跟我一起合唱……”

刚在现场看了演唱会的边学道笑着问沈馥:“现在还担心吗?高兴吗?”

沈馥闭着眼睛说:“高兴!一辈子有这么一次,足够回忆了。对了,今天不上微博跟歌迷互动了,明天再说。”

见沈馥很疲惫,边学道伸手抓过她的脚,帮她做足底按摩。

沈馥想收回脚,说:“从体育馆折腾过来的,没……”

边学道抓着沈馥的脚说:“别动。”

沈馥不动了。

边学道边按边说:“再怎么忙,你也应该多去做做SPA,放松身心。不然身体和神经总绷着,铁人也受不了。”

沈馥眼睛半睁半闭,悠悠地说:“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流眼泪。有时,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边学道放下沈馥的脚去卫生间洗手。

等他回到客厅,发现沈馥已经睡着了。

真的睡着了,睡得还很沉。

边学道坐在沈馥对面的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沈馥。

她一定是真的累了!要跟团队商量下一张专辑,要练歌,要彩排演唱会,要出席各类活动,要飞来飞去赶场当嘉宾还人情,还要跟《飓风营救》剧组碰头……

现在想想,她做这一切难道真是为了自己出名吗?为了自己人前风光吗?

未必!

看着眼前倦极而眠的沈馥,边学道忽然觉得自己挺不是东西的,如果不是为了他的事业和野心,沈馥的音乐之路完全可以更轻快、更自由。

弯腰将沈馥抱进卧室,把她平放到床上,沈馥微微睁开眼睛,懒懒地配合边学道脱掉外衣,一下钻进被子里,要接着睡。

边学道在沈馥耳边说:“你还没洗脸呢。”

沈馥说:“困,不洗了。”

边学道说:“我拿毛巾给你擦一下吧。”

沈馥迷糊地说:“嗯。”

用温水浸湿毛巾,边学道坐在床前,仔细帮沈馥擦脸擦手,沈馥依旧闭着眼睛,不过嘴角微微向上翘了起来。

忙活完,边学道掀开被子上床,关掉床头灯。

背对着边学道的沈馥呼吸很均匀,均匀得边学道舍不得去碰她。

过了好一会儿,边学道试探着贴向沈馥,在背后伸手搂着沈馥的腰。半梦半醒中的沈馥抓着边学道的手,下意识地说了句“小狼狗”,整个人向后靠。

就这样,搂着一个跟另一个时空自己年纪相仿的漂亮女人,边学道心无欲念地睡着了。

早晨。

悠悠醒来的边学道一睁开眼就看见了沈馥深邃的双眸。

见他醒了,沈馥微笑着说:“想不到你很规矩嘛!”

边学道抻了个懒腰,说:“我一直很自律的。”

“对别的女人也是?”

“差不多。”

“怕她们缠上你?”

“不全是,很多时候是感觉不对。”

沈馥看着边学道胸膛问:“跟我呢?感觉对了吗?”

把沈馥扶到身上,让沈馥骑坐着,边学道隔着衣服摩挲沈馥的细腰说:“你说呢?”

沈馥说:“我让你说。”

边学道说:“那我就坦白一次,其实……”

说到这儿,边学道的手不老实地溜进沈馥的衣服里,一脸坏笑地看着轻咬嘴唇的沈馥说:“其实,从你搬进我家那天起,我就幻想过把你压在身下,肆意啊……肆意啊……”

沈馥按住边学道使坏的手说:“那天,我记得你很大方地留下房门钥匙,自己收拾一包衣服去宿舍住了。”

一只手被控制住了,边学道另一只手开始在沈馥身上作怪:“那是装的!放长线钓大鱼!”

沈馥:“你……”

边学道抽出手,搂着沈馥说:“告诉你这个,是想让你明白,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迷住了,后来种种,都是宿命早定的缘分。缘分你知道吧?好比每个人一生下来,身体里就有一个闹钟,该遇见谁,跟谁相亲相爱,都是定数。”

沈馥幽幽地问:“你为什么不早生几年?”

边学道说:“时间在我们心里留下的皱纹,比留在脸上的皱纹多得多。早生几年又怎样?如果我早生几年,不一定能遇见未婚的那个你,反倒可能错过回到松江的那个你。你要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只要正的多于负的就行了。我爱上你,既爱你的容颜,也爱你的心灵,还爱你的年龄,这么说吧,20岁时的你,我不一定会如此动心。”

听到情郎这样说,沈馥俯身用鼻子轻轻蹭边学道的鼻子,小声说:“把我哄这么开心,批准你一次。”

边学道明知故问:“批准一次什么?”

沈馥红着脸说:“不知道就算了。”

边学道一个翻身,将沈馥压在身下,说:“好不容易逮到你一次,怎么可能放你走?”

沈馥说:“现在是早上,会影响你白天的工作状态。”

边学道俯身在沈馥耳边说:“怎么会影响工作,应该是对身心很有帮助才对……你来……”

沈馥哼唧说:“我不……”

低头在沈馥胸前啄了几口,边学道坏坏地说:“前门后门离得这么近,走错了可别怪我。”

……

……

下一篇:第778章 又开一窍 上一篇:第776章 夜会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