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单娆初四就回燕京中海凯旋家里等边学道了。

初四这天,回到燕京后,没休息,单娆开着玛莎拉蒂总裁一个人出去逛街。

辞职前,她平时上班都是开自己的A4,只在周末开过这辆总裁,所以说实话,这车她没开够。

马上就要离开燕京了,她想多摸摸这车。

宝蓝色的玛莎拉蒂总裁,年轻漂亮气质出众的女司机,相当绝配。

在商圈逛了一会儿,什么都没买。

坐在咖啡店里喝了一杯咖啡,忽然想去看场电影。

电影院里,挑了一圈,单娆挑中了《长江七号》,因为片子里有周星驰,她今天想看喜剧。

结果,看到一半时,爱笑的单娆坐在电影院里哭得不能停止。

一切的幸运,一切的美好,一切的希望,在人都可以消失的那一刻,变得讽刺。尽管电影里的周星驰起死回生了,可是现实中哪有能重来一次的人?

电影结束,单娆最后一个离开影厅。

坐进车里,戴上墨镜,一时不知道该去哪里。

姑姑姑父一家春节前就离开燕京了。林琳交了男朋友,跟男朋友去见家长了。谢妍回老家过年还没回来。

偌大的燕京城,熙熙攘攘又空空荡荡。

开车路过单位门口,看着那熟悉的围墙和警卫岗,只一瞬间,单娆心中百感交集,如果四年前没来这里报到,她的人生应该是另一番景象。

好吧,什么时候放下,什么时候就没有烦恼。

当初勇敢地来,现在也要勇敢地走。生活总是让人遍体鳞伤,但世上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那些受伤的地方一定会变成最强壮的地方。

启动车子,单娆有了目的地。

她曾经跟谢妍一起体验过一家口碑很好的女子SPA会馆,里面的女技师按摩手法很专业。

去做个全身按摩,然后回家好好睡一觉,明天漂漂亮亮地见学道,初六潇潇洒洒地走。

………………

初五,中海凯旋。

见面时一如往常。

吃的是单娆亲手做的牛排、沙拉和炒面,酒是祝十三从法国邮寄的1999年的红颜容葡萄酒,市面上大概5000RMB一瓶。

边学道和单娆对坐餐桌两端,慢慢地吃东西。

回想单娆大学时的厨艺,往事历历在目仿如发生在昨日。

吃到一半,边学道接了边学义一个电话。

见放下电话后边学道蹙眉想事情,单娆轻声问:“怎么了?家里的事?”

“恩,家里的事……”

最近和单娆的关系发生点变化,但很奇怪,在边学道心里,跟单娆似乎更亲近了。

像单娆曾经引用卡夫卡的一句话: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微妙变化。

单娆给自己和边学道松绑,她暂时性失去了优势位置,但赢得了边学道更深的认同和信赖。

“恩,家里的事……”边学道端起红酒杯顺时针摇晃两下,看着杯子壁上的酒痕说:“来燕京之前,家里的亲戚凑在一起过年,初一那天家族会议,我出一笔钱,按家庭每家给300万创业资金,帮助大家创业。”

单娆听了,也端起酒杯,跟边学道轻轻碰杯,说:“还有其他约束条款吧?”

边学道喝了一口酒,说:“就知道瞒不过你。”

单娆笑了笑,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干。

边学道伸手给单娆倒酒,一边倒一边说:“我的支持政策是每家上限300万,不要利息,每家每年必须还我5%的本金,20年还完。”

单娆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让他们每年还钱,是让他们有压力,免得以为这钱是白给的,只知道花钱,不想着钱生钱,结果不仅没帮上他们,反而养出一群蛀虫懒虫。”

边学道笑着问:“你还看出什么来了?”

单娆翘着嘴角说:“你这个北江首富太贼了。20年还完300万,也就是说,钱还完之前,20年里他们基本不好意思再跟你张嘴借钱了。而如果哪户人家提前还完300万,那说明这户人家很有经商天赋,他们可能已经用你支持的这300万赚了上千万了,那样的话,也没理由再跟你借钱了。”

边学道笑着摇头:“大部分说对了,但最后那句说的不对。如果哪家能用300万赚到千万,我会继续扶持他,他需要钱拓展生意规模,我会入股。”

单娆想了想问:“未来你会让家里人进公司吗?”

边学道眯着眼睛说:“不会。我如果有同胞兄弟姐妹,我也许会让他(她)们进公司,但直系血脉之外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一个姓边的进公司。”

单娆意味深长地问:“你未来的妻子呢?”

边学道说:“我希望她做个家庭主妇,当然她可以有自己的事业。”

单娆坚持问:“你会让她进公司吗?”

边学道摇头:“我会给她公司股份,但不会让她进公司做事。”

好吧……

这算是排除法!

廖蓼和傅采宁排除了。

尽管认输了,但骄傲的单娆只认可输给从一开始就“神秘莫测”的徐尚秀,或者输给那个身份高贵能给边学道带来更多名望的异国公主。其他人,单娆尽管输了,但她输得不服。

这一晚,中海凯旋家里的沙发上,单娆枕着边学道的腿,说了好多自己小时候的趣事,说了好多学生时代的糗事。

边学道抚摸单娆的头发问:“上学时,追你的男孩子很多吧?”

单娆说:“挺多的。有些男孩性格外向,直接当面找机会说,或者递情书什么的,当时就知道了。还有一些内向的,当时自己是不知道的,后来长大了一回想,才明白原来那是爱慕的一种。”

用手指在边学道腿上点了两下,单娆问:“你上学时有女孩爱慕你吗?”

边学道很努力地回忆了一分多钟:“说,好像没有……”

单娆说:“你不诚实。”

边学道笑着说:“我话还没说完呢,除了一个董雪。”

其实,边学道前半句说的真是实话。

前世的他,小学各种傻淘没空琢磨异性。中学混游戏厅录像厅后得到性启蒙,奈何初中三年的班主任是灭绝师太转世。后来上了高中,三年里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暗恋对象,就那么平淡无奇地过来了。

至于董雪,那是被今世重生后他身上超越年龄段的成熟魅力吸引来的。

听边学道坦诚董雪,单娆问:“她还好吗?”

边学道说:“这个你最好找机会当面问她。”

单娆说:“她在欧洲,我去美国,见不到。”

边学道轻轻拍了拍单娆,然后起身,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张机票和一盒名片,递给单娆说:“行程改了,你先去欧洲。”

单娆接过机票一看,问:“法兰克福?德国?”

边学道说:“我已经跟德国帕希姆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联系过了,你这次过去,算是确认入职。”

单娆问:“机场?入职?什么意思?”

边学道说:“意思就是你现在是德国帕希姆国际机场的北美地区总代表,多了这一层身份,如果你在美国遇到什么事,就多一层保护。”

接着,边学道又从包里拿出一张中行VISA附属卡,放在单娆面前。

单娆抬头看向边学道。

边学道说:“这张是附属卡,主卡在我身上,密码是你生日。”

单娆拿起卡问:“还有谁有你的附属卡?”

边学道说:“只此一张。”

单娆接受了。

只此一张的东西,就算不用,放在身上也是个念想啊!

………………

翌日。

单娆说什么都不让边学道去机场送她。

无奈,边学道电话叫来李兵当司机,开总裁送单娆去机场。

10分钟后,边学道收到单娆发来的短信:亲爱的,我们分手吧!

边学道回:转身不算告别。

5分钟后单娆回:若能遇见从前的我,我带她回来。

下一篇:第814章 微信之父 上一篇:第812章 了一桩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