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一次寝室另一个女孩安桉张罗四个室友一起吃饭,喝了不少酒的安桉抓着徐尚秀的手问:“秀秀,你说实话,你是什么来头?”

来头?

徐尚秀的来头?

徐尚秀能算得上“来头”的背景,只因她认识边学道。

不仅仅“认识”那么简单。

从2002年在东森大学食堂楼梯上第一次相遇到2008年,已经6年了……

6年来,边学道一直以不同方式“环绕”在徐尚秀身边,关心她,保护她,不曾走远。

如果这仅仅算“认识”,那什么样的感情才算得上是爱情?

可是,一想到“爱情”这两个字,徐尚秀就觉得压力好大。准确地说,压力不是来自“爱情”,而是来自于爱情对面那个人——边学道。

走在校园里,看见校园情侣们肩并肩甜蜜走过身边,徐尚秀心动过,向往过。

哪个少男不钟情?

哪个少女不怀春?

问题是,尽管一直是被动一方,可徐尚秀的眼光还是不知不觉被边学道“调教”高了。

这不怪徐尚秀。

天底下的年轻女人,不论换成谁,让她像徐尚秀这样,被一个边学道这样的“亿万富豪”+“国民男神”如此痴缠苦守,如此贴心牵挂,谁能无动于衷?

被边学道这样的男人追求过,谁还能看得上大学校园里那些未经社会淬炼眼高手低的男学生?

到四山后,先后有好几个男硕士、男博士隐晦地跟徐尚秀表露过好感。

看着对面或矜持或火热的眼神,徐尚秀没看到真心,只看到了男人想要征服美丽女人的生理欲望。

这就是差别。

大一时的徐尚秀可能还分不清男人眼里的“爱”和“欲”。

四年后,当她读到大四时,心智更加成熟的徐尚秀已经能清楚辨别出每一个靠拢过来的男人心里揣着什么样的心思和目的。

几年里,所有试图靠近的男学生,无论他们什么出身,什么样貌,什么性格,徐尚秀那双洞察人心的眼睛,都能捕捉到他们眼神和表情里最隐秘的东西——他们追求她,有的是喜欢她美丽的容貌,有的是垂涎她诱人的身体,有的是因为寂寞难耐想找个伴儿,有的是觉得拿下徐尚秀肯定能让身边同学佩服自己魅力无敌。

也是在读到大四后,再面对边学道时,徐尚秀读懂了边学道眼睛里那平静却浓烈,无法伪装的爱恋和珍惜。

不只爱恋和珍惜……

在边学道眼睛里,徐尚秀至少读出了七种情绪——爱恋、珍惜、感激、歉疚、怀念、狂热……还有亲情!

如果徐尚秀是个迟钝的女人,略过这些,她一样能幸福。

可徐尚秀是个聪明敏感的女人,当她真正读懂边学道眼睛里那些情绪后,她越发害怕。

其实呢,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可她就是害怕。

害怕就想逃,所以她考来了四山。

后来她发现,自己走到哪,边学道就追到哪,根本逃不掉。

再后来,她几次梦见边学道。

在梦里,两人相爱结发,有儿有女,一生优渥富足,无病无灾,携手几十年,恩爱到白头,活到80岁,两人同一天安然离世,中间只隔了6小时。

一场梦,一世人。

徐尚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而且还做了几次。

她知道的是,边学道已经偷偷溜进了她心里,赶都赶不走。

…………………

除了两个女保镖,徐尚秀仅余的女室友叫安桉。

平安的安,桉树的桉。

安桉是四山人,家在本省南冲市。安桉爸爸是商人,经营两个中等规模的工厂,安桉妈妈是南冲市第一医院的外科主任医师。

这样的家境,从经济实力到社会地位,都是社会中坚阶层,所以安桉想都没想,就选了1500元一年的宿舍。

安桉是四山人,可是她的身高一点不像四山人,一个女生,长到了1米72,比北江姑娘徐尚秀还高一点。

唯一美中不足是安桉肤色黑,比丁克栋女朋友“黑珍珠”还要黑。

研一时,安桉父母从南冲来蜀都走亲戚,请安桉的室友吃饭,结果大家发现,安桉父母都很白。

如果不是安桉的五官糅合了她父母的不同特点,就连徐尚秀几乎都要联想到“隔壁老王”了。

安桉的父母很开朗,安桉妈妈更是在吃饭的时候主动提起了安桉的肤色,说她是隔代遗传,因为安桉的姥爷和几个舅舅肤色都偏黑。

听妈妈说起这个,安桉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自夸说现在流行黑美人,多少人花钱出去晒都晒不出来呢!

可是说实话,安桉的样貌真算不上是美人。她的五官,单拿出来看都还不错,可是凑在一起,却没体现出“相加之和”的效果。

当然了,安桉不是“第一眼美女”,看第二眼也马马虎虎,等看到第三眼时,就能发现她的魅力了。首先安桉牙齿特别白,其次安桉眼仁特别大,其三安桉特别爱笑。

不知道是谁说的,说爱笑的姑娘运气都不会特别差。

据安桉自己说,从小到大,她的运气一直不错,好几次都是以为没戏了,结果好事在最后关头落在了她头上。

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也有人找到过安桉,说想出钱,让安桉搬出寝室。

对方给出的价码从5000元涨到2万元,安桉都没答应。

结果,没多久,她的两个室友相继搬走了。

安桉看上去大大咧咧,其实她心眼一点不少。

最开始她以为徐尚秀跟她一样“没有被金钱击倒”,可是几次试探后,她发现给钱让自己搬走的人好像没联系徐尚秀。

再后来,搬进来两个女人。

安桉私下打听,发现这两个新室友好像根本就不是本校的研究生。

这个发现让安桉很意外,也很不安。

学校宿舍管理是有章程的,不可能阿猫阿狗随随便便就住进来。

问题来了,这两个不像学生的新室友是干什么的?

两个月观察下来,安桉发现一件事,两个新室友的“焦点”全在徐尚秀身上,几乎是徐尚秀在哪,这两人就在哪。

安桉爸爸经商,见多识广,在家里说起过他认识的几个老板因为跟人有财务纠纷,花钱请人当保镖的事。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只要思路方向对了,发现秘密就不是什么难事。

自从联想到“保镖”这个词,安桉越看两个新室友越像保镖。

从作息,到穿戴,到形体眼神,到言谈举止,等等等等,好多细节,越看越像。

这个发现,对安桉来说,几乎无异于发现了外星人。

社会上的老板雇几个身高体壮的撑场面可以理解,一个在校女学生哪里用得着保镖?

《流星花园》里F4那么DIAO炸天,也没见上学带贴身护卫啊!

如果这两个新室友真的是保镖,女保镖,混进学校宿舍贴身保护徐尚秀的女保镖……

如果这个猜想是真的,那徐尚秀是谁?

自己这个云淡风轻、人淡如菊的室友是谁?

…………………

夜里11点25分。

一辆贴着特别通行证的黑色奥迪A8驶进四山大学校园。

A8一路开到13号研究生公寓楼下。

11点30分,宿舍楼熄灯,只有水房、走廊和自习室的灯还是亮的。

坐在A8后座的边学道放下半截车窗,副驾驶位的刘毅松告诉他哪扇窗户是徐尚秀住的寝室。

坐在车里看着那扇黑乎乎的窗户,边学道足足看了30分钟。

他不想惊动她,可是他想她。

见与不见,思念一直在。

下一篇:第841章 我愿意 上一篇:第839章 你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