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夜凉如水。

一弯上弦月挂在楼角后的天空上,如钩如船,幽幽无言洒照,垂观人间清梦。

已经夜里12点15分了,边学道还没有要走的意思。

他就那么坐着,静静看着徐尚秀寝室房间的窗户,一言不发,偶尔眨一下眼睛,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车里一共四个人。

边学道和李兵坐后座,刘毅松坐在副驾驶位,司机是刘毅松在四山的助理。

助理姓王,30岁出头,四山本地人,熟门熟路,开车稳,人勤快,话不多,很投刘毅松的脾气。

今天是王助理第一次见到老板的老板——有道集团”终极BOSS“边学道。

晚上在机场见到边学道,王助理激动得手都有点发抖。

刘毅松在四山已经算“很有能量”了。工程几次遇到麻烦,实在无解时,刘毅松打几个电话,用不了多久,只要电话一响,接完电话,对方立刻气焰全无。

可是在边学道面前,刘毅松的姿态,跟王助理在刘毅松面前差不多。

所以很明显,刘毅松的能量,全来自于他背后的边学道。

说“狐假虎威”可能不太好听,但本质就是如此。

如果刘毅松不是边学道在四山的代言人,他本人肯定没有那么大面子。

“福布斯富豪榜”上榜富豪!

国内IT领域巨头公司掌门人!

“亚洲30岁以下创业富豪榜”首富!

来的路上,王助理在后视镜里偷偷看了边学道几眼——真年轻!真有派头!真不怒自威!

自己这位“终极老板”才是真仙!

随后……

王助理发现这位真仙老板太“仙”了。

从机场出来,不去酒店,不吃饭,直奔四山大学。

一路上,全加一块,边总只跟刘总说了几句话,其他时间就是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一直到四山大学门口,才睁开眼睛。

然后,就这么“傻呵呵”地坐在车里看窗户。

刘毅松办事有分寸。

所有跟徐尚秀有关的事,他都亲自办,不假人手。实在实在不能亲自到,也只让曲婉来办。

所以,尽管跟在刘毅松身边有一阵子了,但王助理不知道徐尚秀,也不知道四山大学有什么“猫腻”。

刚才刘总指引后座的边总看某扇窗户,王助理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但不确定。

不确定的主要原因是王助理看过一些关于边学道的报道,知道边学道是独生子,所以,住在这个楼里的不可能是边学道的兄弟姐妹。

另外,边学道还没结婚,理论上他没有孩子。就算有私生子,按边学道的年纪,他的私生子也不可能住进四山大学的公寓楼。

再发散了想,他是来看朋友?或者来看朋友家的孩子?

不可能!

百亿身家的大老板,分分钟都是钱啊,哪有闲工夫这么浪费?

就算看,有这么个看法的?

所以,似乎最大的可能是来看女人……

呃,不对……是来看女学生。

可是王助理又狐疑了。

边总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势,有名有貌,有才能有事业,可以说要什么有什么。

豪门千金、大家闺秀、小家碧玉、明星模特……只要他勾勾手指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他?

女学生……

什么样的女学生能入得了边总的法眼,而且还如此痴情。

绝对不可能!

………………

车里安静极了。

边学道不说话,另外三个也不说话。

王助理是不敢说。

刘毅松和李兵是“绝对的服从”。

就算边学道在这里坐到天亮,刘毅松和李兵都不会说个“不”字。因为边学道是改变他俩命运的那个人,边学道要做的事,赴汤蹈火,他俩也会在所不惜。

这既是一种忠诚,也是一种认同。

认同一个人,愿意陪在他左右,跟他一起走,跟他一起疯,跟他一起做事。这种认同,是个人领导魅力的一种表现。能收获这种认同的,大多是取得卓越成功的人。

12点30分。

熄灯一个小时后,宿舍楼里的水房、走廊和自习室也安静了下来。

边学道忽然开口:“老刘,身上有烟吗?”

刘毅松说:“我戒了。”

说完,他问王助理:“你带烟了吗?”

王助理伸手摸兜,说:“带了,就是不是什么好烟。”

边学道说:“没关系,我不挑烟。”

“啪!”

按下打火机,燃起火苗。

嘴里叼着烟,看着手里的火焰,边学道犹豫几秒,没有点烟。放下火机,捏着烟在鼻子下闻了闻,抬手将烟扔出车外。

不是嫌烟不好,而是他不想破戒。

特别是不能在想徐尚秀时破戒,因为前世徐尚秀就不喜欢他吸烟,想各种办法让他戒烟。

靠在座位上,边学道说:“放首歌,声音小点。”

刘毅松看向王助理,王助理伸手放音乐。

巧了……

他放的是王菲的《我愿意》。

歌声飘出,边学道一下就”陷“进去了。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如影随形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吞没我在寂默里

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大声的告诉你

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

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

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为你。”

一首终了。

闭着眼睛听歌的边学道睁开眼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王助理一愣。

随即他立刻反应过来边总是在问自己。

因为边总不可能不知道刘总的名字,也不可能不知道贴身保镖的名字。

王助理扭身礼貌地说:“边总你好,我叫王凯。”

边学道听了点点头:“刚才的歌,再放一遍。”

第二遍听到一半,边学道拍了一下刘毅松肩膀:“走吧,回酒店,明天还要折腾呢!”

凌晨1点。

黑色奥迪A8在马路上飞驰。

车子驶过,从半开的车窗里飘出婉转的歌声——“我无力抗拒,特别是夜里,想你到无法呼吸,恨不能立即,朝你狂奔去……”

………………

边学道这次来四山,骨子里是为下个月的大地震做最后的准备。

但明面的理由,是来现场督战有道足球俱乐部客场对阵四山队的“中甲联赛”第二场比赛。

2008年的“中甲联赛”于4月5日开赛。

第一轮比赛,北江有道对阵中甲强队江南顺天,“升班马”北江有道一鸣惊人,6:0横扫了江南顺天。

6个进球,有阵地战进球,有定位球,有世界波,顺天被踢得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所有现场看了比赛的人,心里就一个念头——北江有道这是在欺负人!

赛后,江南本地媒体发文说:中甲首轮,江南顺天对阵北江有道,这场比赛根本不像一场甲级职业比赛,如果不是有黑幕故意放水,那只能说两支球队的技战术水平相差巨大,大到让比赛变成一面倒的“屠杀”。

不像乙级联赛那么没地位,甲级联赛现场有录像转播。

除了北江有道和江南顺天,另外11支甲级球队看到录像后,各自开会分析。

首场比赛中,北江有道大胆尝试“三中卫+两个全能边卫”的532阵法,利用532阵型严密的防守和犀利的反击,将顺天打得措手不及。

大家一致认为,6:0的比分,一是因为顺天轻敌,连丢两球后直接被踢蒙了;二是因为有道几个球员实力太强横。

看到有道的留洋球员、巴西外援、荷兰外援、荷兰教练组、准国脚和板凳深度,所有人都意识到,“大把烧钱”的北江有道今年是奔着冲超来的。

本来,甲级球队流露出冲超野心的球队并不多,大张旗鼓的也就江南顺天这一家,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强势的北江有道,局面立刻有点诡谲。

怎么办?

要不要联手狙击一下?

要不要想想其他办法,暗地里联系一下有道的领队和球员,打打默契球?

………………

4月12日,星期六。

2008年“中甲联赛”第二轮,北江有道对阵四山队的比赛,将于12日下午15点,在四山南冲市体育中心进行。

安桉爸爸是个球迷,受爸爸影响,安桉也是个球迷。

碰巧安桉爸爸开车到蜀都办事,11号晚上打电话问安桉回不回家。

本身就有点想妈妈了,加上南冲还有足球比赛,安桉就心动了。

想到回家,安桉忽然生出“恶作剧”之心。

如果拉着徐尚秀一起回南冲,那两个“女保镖”会是什么反应?

本以为徐尚秀对足球比赛没兴趣,没想到,徐尚秀听完竟然答应了。

安桉不知道,徐尚秀之所以会答应跟她去南冲,完全是因为比赛的一方是北江有道。

北江有道,那不就是他公司的足球队吗?

于是……

4月12日上午。

蜀都到南冲的高速公路上,边学道坐在公司的奥迪里,徐尚秀坐在安桉爸爸的别克里,两人一前一后,相距大概半小时的车程。

…………

…………

(喜欢这首歌的歌词,觉得特别贴合现场意境和边学道的心境,请大家细品。)

…………

下一篇:第842章 保平争胜不许输 上一篇:第840章 思念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