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中年光头男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抓起一把椅子,狠狠向安桉头上砸去。

万幸安桉和徐尚秀警觉性高,刚才要电话号的女孩拍桌子,她俩就站起身跟光头男拉开了一段距离。

安桉身体素质好,加上平时喜欢打网球,所以看见男人要动手,她反应很快,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徐尚秀反应也不慢。

这半年多她一直坚持晨跑,身体状态很好,而且徐尚秀有一个很难得的优点——遇事冷静。

她后退一大步,然后大声喊道:“服务员,服务员,有人行凶。”

这一句,就把KCF的工作人员给“绑上”了。

本来,几个服务员早就发现了这边不对头,可是她们见光头男癫狂暴戾,怕惹火烧身,就都站在几米外的地方,一边观望,一边大喊让人报警,没一个过来介入劝阻。

徐尚秀这一嗓子喊出来,服务员为难了。

如果真出事,她们都脱不了干系。

“咣!”

光头男手里的椅子重重砸在徐尚秀和安桉吃东西的餐桌上,桌上没吃完的食物和饮料洒了一地。

一下砸空,光头男不罢休,他把手里的椅子朝安桉和徐尚秀的方向扔过去。

徐尚秀和安桉弯腰侧身,将将躲开。

椅子一下砸在她俩身后的玻璃窗上,玻璃强度很高,没碎,但砸出很大一片裂纹。

因为地上有洒落的食物和饮料,安桉躲闪时脚下一滑,后仰摔倒,脑袋磕在身后的桌子上。

这一下磕得很重。

安桉头上一下见了血,顺着脸颊淌到衣服上。

徐尚秀见了,顾不得自己,扑过去抱着安桉连声喊着:“安桉……安桉……”

餐厅里有几个就餐的年轻男人想要凑过去帮忙,都被身边一起吃饭的女人拉住了。女人不想男友涉险,她们东西都不吃了,拉着男友就往门外走。

刚走到门口,就见外面冲进来几个高大男人。

几人中最前头的李兵,一脸杀气。

………………

见了血,反而刺激了光头男的凶性。

他红着眼睛四下找没固定的椅子,一边找一边嘟囔:“魔鬼!魔鬼!”

这时,光头一伙剩下的一男三女也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20岁出头模样的女孩骂骂咧咧地伸手要去抓徐尚秀的头发,另一个女孩则伸脚想踢安桉。

徐尚秀抱着安桉,一边往后靠一边大声喊道:“服务员!服务员!他(她)们是疯子!这里有没有男人?帮帮我们。”

护驾的人到了!

李兵来的已经很快了。

之所以令徐尚秀如此无助,实在是因为餐厅里发生的事情太突然。

事实上,从外面看,女孩第一遍跟徐尚秀两人要电话那一幕,根本看不出什么不妥。

第二次女孩和光头走过去,直到光头抓起椅子想砸人时,车里的人才反应过来。

“职业保镖”李兵第一个开门冲下车。

下车后,李兵拍了一下A6引擎盖,大喊一声“下车”,接着向KCF门口跑去。

边学道也下车了,但他被紧跟着下车的刘毅松紧紧抱住。

刘毅松沉声快速说道:“边总,李兵他们已经进去了,徐小姐不会有事。这种店里面都有监控,我们怎么处理都行,你不能进去,你一进去,反倒复杂了。”

怒发冲冠的边学道挣脱刘毅松双手,想要往前冲,刘毅松再次抱住了他:“冷静啊边总,小不忍则乱大谋!”

边学道看着刘毅松怒喝道:“刘毅松,你放开我!”

刘毅松不松手,咬着牙说:“别意气用事!你回车里,我进去帮徐小姐出气。我出事了,有你保我。你出事了,集团怎么办?几千号人怎么办?”

边学道喘着粗气,再看向店里时,里面情况已经变了。

………………

李兵一进门就喊了一声:“都住手!”

光头手里举着椅子愣了一下,不管不顾,还要往下砸。

李兵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餐盘,用力向光头扔过去,嘴里喊着:“给我往死里打。”

这句“往死里打”,是说给身后四个保安的。

李兵是真的怒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危机。

跟在边学道身边越久,越了解边学道,就越知道徐尚秀这个女人的分量。

如果徐尚秀出什么事,肯定是一场大风波,还会有一批人跟着倒霉。

谁倒霉?

伤害徐尚秀的人肯定倒霉。

甚至已经不能用倒霉形容了,估计他们命都保不住。

再就是派在徐尚秀身边的三个女保镖肯定会倒霉。

就在刚才一瞬间,李兵联想到,如果徐尚秀有个三长两短,边总会不会迁怒于保卫体系,觉得“野路子”的保镖不可靠,换一批更“专业”的来?

李兵就是“野路子”啊!

跟在边学道身边这两年,李兵的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所以,绝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不能失去边学道的信任。

李兵了解边学道,知道现在边学道心里是怎么想的,所以他决定下重手。

李兵十分清楚,今天下重手,既能让边学道出气,还能讨好未来的老板娘。只要不出人命,就算犯事,有边学道保着,也能大事化小。

李兵餐盘扔的很准,正好砸在光头的脑袋上。

挨了这么一下子,椅子没落下去,李兵已经到了。

借着冲刺的惯性,李兵一脚踹在光头腰上,就见光头像沙袋一样,整个人飞了出去,“咣”的一下,撞在固定的餐桌上,只这一脚,光头的脸就白了。

踢出一脚后,李兵人未停。

只要是围在徐尚秀面前的,不管是男是女,照打不误。

跟安桉和徐尚秀要电话号的女孩站在最里面,一只手揪着安桉的衣服,人已经呆住了。

李兵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伸手抓着她的头发,硬把人拎了出来。

女孩疼得“啊啊”直叫,嘴里喊着“爸,他打我,他是恶魔,快发功,打死他!”

听女该还敢嚷嚷打死自己,明显平时也不是什么善类,李兵残酷地咧了一下嘴,一拳过去,女孩不再嚷嚷了。

李兵当过职业拳击手,知道不同人的抗打击能力不一样,也知道什么部位、什么样的拳力会让人很痛但不会把人打死。

刚才6个围攻徐尚秀和安桉的人,一转眼,全躺地上了。

6个人,人人脸上带血,其中最惨的是光头和另一个男同伙,他俩被两个壮汉用脚踩着,嘴里发出痛苦的“哼哼”声,一动不能动。

除了徐尚秀,店里的人全蒙了。

徐尚秀认识李兵。

看见李兵,就可以确定外面那车是边学道的。

服务员和食客不知道李兵是什么来路,被他凶狠的打法震慑住了。

普通人哪见过这个?

要说动作电影,都看过几部,可是电影里看的跟亲眼看到的感觉可不一样。

这个大个是干什么的?

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便衣?

不像啊!这来的也太快了吧!

见义勇为?

有这么见义勇为的吗?

正在这时,刘毅松走进了餐厅。

走到李兵跟前,刘毅松小声说:“你带人上车。”

李兵向窗外看了一眼,点点头,走到徐尚秀身边问:“没事吧?能走吗?”

徐尚秀抱着安桉说:“我没事,我同学受伤了。”

李兵说:“你俩跟我走。”

徐尚秀迟疑一下说:“不用等警察来了再走?”

李兵说:“不用,现在就跟我走。”

李兵抱着安桉,领着徐尚秀,走出了餐厅,没一个人敢拦他们。

餐厅里,刘毅松一瘸一拐走到光头男身前,盯着光头男看了几秒,然后开始找椅子。

他慢悠悠地,一把一把地找,找没固定能活动的椅子。

找到一把后,刘毅松拎着椅子走回光头身前,什么也不说,举起椅子就要砸。

用脚踩着光头的保安伸手拦着刘毅松,看向店里围观的人,意思这么多人看着呢。

拦刘毅松的这名保安姓崔,是尚动俱乐部成立后第一批招进去的保安,外号“老崔”,跟刘毅松认识多年,私交甚好。

刘毅松看着“老崔”,摇摇头。

“老崔”向窗外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抢过刘毅松手里的椅子,狠狠砸在了光头的腿上。

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啊!”光头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惨叫。

在光头男腿上狠砸了两下,“老崔”拎着椅子走向另一个,继续砸。

这下店里的人都看明白了,这根本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以牙还牙”。

明摆着了,刚才被6人围攻的两个女孩不简单。

不仅不简单,甚至大有来头。

“老崔”砸到第五人时,警车开到了门口。

见不能继续砸了,“老崔”把已经变了形的椅子放在地上,坐上去,从兜里掏出烟,点上一根,美美地吸了一口,扭头跟刘毅松说:“今天的事我扛。”

………………

事情不是“老崔”能扛住的,也不用他扛。

安桉送到医院,头上缝了8针。

围攻安桉和徐尚秀的6个人也被送到了医院,个个伤得不轻。

在医院,刘毅松见到了安桉的爸爸安成栋,两人达成一致,就说刘毅松跟安成栋是朋友,偶然遇见朋友女儿被围攻才带人出手。

一天后,有人站出来替医院里躺着的6个人出头,扬言要惩治打人凶手。

让齐三书找人一摸底,发现这6个人跟一个叫李二的“半仙”有关系。

李二……

秦守的师父叫李二。

下一篇:第846章 你是我的大苹果 上一篇:第844章 突发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