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身为著名IT公司老板兼“福布斯富豪榜”榜上有名的年轻巨富,边学道名气之大,无限接近前世BAT三巨头的掌门人,是国内第一梯队的商业强人。

所以他“出去”两个字说出口,尽管陈喜陈克兄弟觉得被羞辱了,但自知不敲门而入无礼在先,两人不敢发作,红着脸站在门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边学道不再开口,靠在椅子上平静地看着两人。

丁克栋和刘毅松也不开口,两人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然后开始小声交谈。

此时无声胜有声,边学道三人这个态度,比出言辱骂还伤人自尊。

陈喜陈克两兄弟这辈子都没像此时此地这样尴尬屈辱过,可是坐在对面的边学道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对上边学道平静淡然的眼睛,陈喜的狠话涌到嗓子眼又硬生生吞了回去。

“两位不敲门就进来,不太礼貌吧?”孟婧姞微笑着打破寂静,接着她扭头问丁克栋和刘毅松:“是你们邀请来的?”

丁克栋和刘毅松一起摇头。

陈克已经出离愤怒了!

活了30多年,何曾受过这般羞辱?一口恶气在胸口翻滚,憋得他简直无法呼吸。

陈喜比陈克老成,他冲边学道一拱手,什么也没说,拉着陈克转身走了。

没人把这一幕插曲当回事。

边学道听丁克栋说过陈克背后站着唐川县县长,而在省里可能还有更大的靠山,可是那又怎样?

就算陈克的靠山是他亲爹,也不见得敢公开拿捏有道集团。再说了,有道在四山除了捐建的教学楼,只有一个尚动俱乐部连锁店,四山本土势力伤不到有道集团的筋骨。

况且地震在即,边学道苦心孤诣准备几年,在震区建了几十栋抗震教学楼,按一所学校护佑200个学生计算(好多学校绝对不止200个学生),等于拯救了近万个孩子的生命。

一万个孩子,等于一万个希望,等于千万个家庭少流眼泪,如此“万家生佛“的善举,将在四山留下多大美名,他一不曾杀人放火,二没作奸犯科,三没站过队,谁能动得了他?

就算什么也不论,陈克一个科级干部,跟边学道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没有,他醉醺醺推门而入,还想人给他笑脸?

做梦呢吧!

陈氏两兄弟狼狈退出包房,没回自己的包房,直接下楼结账。

走到停车场,陈克喘着粗气,猛地狠踢一辆车的前轮。

陈喜走过来,拉着陈克说:“冷静点,先回家再说。”

陈克红着眼睛吼道:“欺人太甚!”

陈喜拉着陈克坐进悍马,关上车门,说道:“今天大意了,没想到边学道居然也在蜀都,哎,现在想想,你这次的事,可能真是有道在操纵。”

酒后暴怒的陈克忽然打了一个激灵:“三哥,姓边的想干什么?”

陈喜沉吟几秒说:“猜不透。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拆楼的事姓边的肯定知情,而且说不定就是他决定的。还有,像他这样的人,不会做无用功,他来蜀都,肯定有目的。”

恢复理智的陈克沉声问:“接下来怎么办?”

陈喜想了想说:“没法办。”

陈克问:“什么意思?”

陈喜说:“如果没今天这事,还可以找人居中牵线缓和一下关系,可刚才咱俩推门而入,姓边的以为是故意挑衅,这就难办了。”

陈克忽然问:“找老费呢?”

陈喜摇头说:“老费?他够呛能跟边学道说上话。”

见陈克一脸愁容,陈喜搂着他肩膀说:“你也不用太担心,这毕竟是四山,他们要是真过线了,咱也不是吃素的。”

说着话,陈喜拿出手机:“我给Vivian电话,让她俩拿着东西下来,你今晚也别回去了,我带你好好放松放松。”

几分钟后,Vivian和Vera扭着腰向悍马走来。

陈喜放下车窗问:“今晚跟哥走吧。”

Vivian和Vera对视一眼,又瞄了一眼车里的陈克。

Vera走过来,扶着车窗说:“喜哥,你旁边的帅哥……”

陈喜也不废话,看着Vera说:“跟哥走,一人10000。”

一人10000,这是超高价了。

Vivian和Vera年轻,长的不错,床上活也好,可是没什么名气,“下水”以来每晚平均价格是3000左右,有时2000也接,最高的一次上过8000,10000元一晚这还是头一回。

钱给到位了,两人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坐上车。

陈喜启动车,扭头跟陈克说:“你去后面坐,让Vivian过来。”

换座后,陈喜右手摸着Vivian的腿说:“带烟了吗,我喜欢看你吸烟的样子。”

Vivian听了,放下一截车窗,从包里拿出一盒女士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两口,回头冲Vera扬了一下烟盒,问她要不要,Vera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陈克,摇摇头。

悍马狂暴地驶出停车场。

尽管陈喜一直劝陈克想开点,可是一向无往不利的陈喜在边学道面前吃瘪,大丢面子,他心里的邪火一点不比陈克少。

载着两个漂亮女人,陈喜向自己在城西郊的别墅驶去,他已经打定主意今晚要放开了玩。

一路向西。

陈喜抬头看后视镜,后座的陈克已经口手齐动,弄的Vera坐都坐不直了。

陈克极少人前如此失态,实在是胸中的邪火太盛,不发泄不行。

有道封楼,他上了一股火。

眼睁睁看着副楼被拆,是一股火。

镇办公大楼被人捅到网上,又是一股火。

今晚在饭店偶遇边学道被边学道压得大气不敢出,再添一股火。

坐在车里,闻着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酒精作用下,陈克忽然亢奋起来。

被边学道击碎的优越感,他要从女人身上找回来。

车驶出主城区,周围车没那么多了,陈喜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抓着Vivian头发往下按。

很快,悍马车里弥漫一股迷乱的气息。

就在陈喜感觉自己快要“PIU”的关头,他猛地看见前面路边停着一辆熄火的大货车。

大货车既没开示廓灯也没开双跳灯,就那么黑咕隆咚往路边一停。

如果是平时,陈喜应该能看见大货车尾部的反光条,可是今天情况比较特殊,爽点全在下面,精神不集中。

踩刹车!踩刹车!

陈喜狂喊一声,伸脚想踩刹车。

结果,慌乱中陈喜这一脚没踩到刹车却踩在了油门上……

悍马一头撞向大货车,陈喜表情扭曲地想躲。

“咣!”

下一篇:第862章 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上一篇:第860章 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