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松江。

万豪帝景酒店“珠兰”房,边学道准备在这里招待周航。

酒店总经理徐学武亲自陪边学道聊了二十多分钟,直到守在一旁的李兵接到电话,小声跟边学道说“车五分钟后到”。

徐学武听了,站起身说:“人到了,我去忙了,有事叫我。”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别这么严肃,下次我都不敢来了。”

徐学武说:“那可不行,你来我这儿吃饭,就是给我面子,我出去跟人吹牛也有资本。”

徐学武走了。

边学道看看表,跟李兵说:“咱俩也下去吧。”

去机场接周航的车快到了,边学道准备到酒店门口亲迎这个老同学。

说起周航,他跟边学道的关系,同学属性多于朋友属性,论亲近感,周航远远不如李裕、于今,甚至杨恩乔和温从谦。

究其原因,两人相处时间太短。

从边学道重生到高考,一共只有48天。换句话说,两人实际上只当了48天同学,不像李裕于今,一个寝室里住了四年。

而且边学道跟周航的关系,是因为边学道的主动接近、蓄意示好建立起来的。为了让周航在高考时照顾一把,边学道在周航面前姿态很低,为了他的事,董雪都醉了一场。

尽管最终考场上出现意外因素,他依旧感激周航,所以这次他亲自到门口迎接。

以边学道今时今日的名望地位,整个松江,能约到他单独吃饭并够格让他亲迎的,两只手数得过来。

整个松江整个北江,比边学道有钱的人,没有!比边学道有名的人,没有!

他堂堂正正经商,钱赚得干净,腰杆硬。卢广效一走,除了省里几个大佬,在松江,真没几个人请得动边学道。

酒店门口。

边学道、李兵和两个保镖站在台阶上,大堂经理和四个美女礼宾带着职业微笑侧立两旁。

等待的时候,四个身高过1米7、青春正茂的美女礼宾眼睛齐齐看着边学道,想把眼前这个松江甚至全中国“头号钻石王老五”的真人形象印到脑子里。

在四个女礼宾眼里,从身材到五官,从气场到着装品位,边学道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帅,她们都在心里好奇,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降服这样的男人?

接机的A6回来了。

走下车的周航,黑色皮鞋,黑色西裤,白色半袖衬衫,配合身上干练的气质,搭眼一看就知道是公家人。

见边学道在门口迎接,周航一脸意外的表情,快步走过来:“老边,你怎么在这儿?”

边学道打量着周航,笑着说:“明知故问,等你啊!”

周航左右看了一眼:“这事闹的,咱俩哪用这么客气。”

拉着周航进门,边学道说:“转眼四年没见了,想你了,行了吧?”

见边学道这番姿态,李兵深深看了周航一眼。

边学道和周航2001年高考,2004年在燕京见过一面,这次,是高中毕业后见的第二面。

边学道变化很大,周航变化也不小。

满打满算毕业三年而已,眼前的周航,沉稳精干,儒雅老成,浑身散发着一股跟年龄不太匹配的亲和力。

酒店八楼“珠兰”房。

边学道和周航坐下后,李兵出去了。

等门关上,边学道先开口,他一边倒茶一边问周航:“寒山和拾得的对话你还记得吗?”

听边学道问这句,周航心里踏实了。

这句话,高考前边学道拿出来问过他。2004年在燕京,他拿出来问过边学道。

现在,边学道再次提起,意思很明显,虽然发达富贵了,他没忘记旧事。

周航接过茶杯,缓缓说道:“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周航说完,边学道端着杯,接着说:“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尝了杯中茶,周航看着边学道说:“真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

边学道知道周航说的“想不到”指什么,他笑呵呵地问:“你考公务员了?”

周航说:“看出来了?”

边学道说:“你这一身,跟游戏里的职业套装似的,往主城一站,谁认不出来?”

周航笑了一下,说:“毕业前本想考研的,老师建议我考公务员试试,结果就考上了。”

边学道点头说:“以你的学习能力,我信。”

周航摆手说:“什么学习能力,考试能力而已,到社会上,基本没用,还得从头学。”

李兵在门外轻轻敲门,接着服务员开始上菜。

菜齐后,两人碰杯,一人干了一杯啤酒,周航问:“我记得上次你说你女朋友在中X部,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媒体那么挖你也没挖出来。”

边学道不答反问:“你呢?上次你说你喜欢一个燕京本地姑娘,还有一个追你的师姐,哪个成了?”

周航夹了口菜说:“哪个都没成。”

边学道听了,一脸好奇:“说说。”

周航跟边学道碰了一下杯说:“也没啥说的,没成就是没成,要么看不上我,要么我看不上,也许是缘分没到吧,弄来弄去,弄成了朋友。”

“朋友?”边学道说:“这个好啊,不是说嘛,世界上最性感的关系是男女之间的友情。”

周航一脸无语,憋了好一会儿,说:“大哥,好人卡啊,你觉得那玩意性感吗?”

边学道笑眯眯地看着周航:“你条件不错,一表人才,何至于这么消极?”

周航说:“我就是一个小公务员,在燕京一没房二没车,说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也差不多,亏得老师照顾提携,才算看到一点前途。”

老师……

周航几次提到老师,引起了边学道的注意。

他问:“什么老师?”

周航放下筷子说:“你还记得2004年时我暑假没回家,留在燕京给一个老师送行吗?”

边学道心说果然。

周航有一个老师学而优则仕,从人民大学调到了市政府工作。

难道这次调来松江的就是他?

不能吧!

松-江-市-高官是副部级,他老师从政才几年?什么样的仕途起点能爬这么快?什么样的能力、背景、后台给力到这种程度?

想归想,迎着周航的目光,边学道不露声色地点点头:“记得,是有那么个事儿。”

周航拧开一瓶茅台,给边学道和自己都倒满,说:“消息还没公布……”

边学道点头,示意:你说,我不外传。

周航郑重地说:“我老师叫许青松,即将调来北江,任松江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许青松?

代市长?

边学道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已是天雷滚滚。

能把北江省松江市2014年前的几任班子名单倒背如流,是边学道重生之初最大的资本和依仗之一,是他活好这一生的信心源头之一。

但可是、可但是、但但是……

边学道记忆里的名单上没有许青松这个名字!

这特么是神马情况?

周航信息有误?

应该不会,周航没理由这么煞有其事地消遣自己,而且周航从燕京飞来松江,肯定不是来叙旧的,他是为老师兼上司许青松打前站来了。

按照周航刚才说的,许青松任松江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之所以是代市长,其实跟市长没区别,无非是等到明年1月松江市“两会”上走程序再正式摘掉“代”字。

只用几个呼吸,边学道就捕捉到了“历史”发生改变的原因。

是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时空多了一个有道集团。

因为边学道和有道集团这个变数,原本该主政松江三年半,到2009年年中才卸任市-高官的卢广效,提前一年调离松江。卢广效不仅没有退居二线,反而更进一步,延长了政治生命。

也因为边学道和有道集团这个变数,中央和省里对松江有了新的看法和更多期待,所以松江班子人选出现了变化……

思考根本停不下来。

沉吟半晌,边学道问周航:“你老师入仕几年就能来松江当市长?”

周航想了想,说:“我老师父辈是老革命,他年轻时在中央部委干过,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进了大学教书,呃……算是有背景的。”

懂了……

边学道问:“你来松江,你老师知道吗?”

周航点头:“我来之前跟老师请了假的。”

边学道听了,端杯跟周航碰了一下,没说话,一饮而尽。

………………

大洋彼岸,美国。

加州和松江有16个小时的时差,边学道已经入睡的夜里24点,加州是上午8点。

距离旧金山约35英里的圣拉蒙市(San-Ramon),是一座拥有6万人口的新XC市。

圣拉蒙四周被平缓的山峦环绕,这里风光秀美,交通方便,气候宜人,社区高尚,学校一流,治安良好,是加州的花园城市(Garden-City)。

单娆和苏以就住在圣拉蒙。

苏以从旧金山大学毕业后,单娆花85万美元在圣拉蒙买了一栋200多平米的两层独栋别墅,这里,现在是两个女孩的家。

下一篇:第906章 舍不得,求不得 上一篇:第904章 周航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