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王家母子离开了。

见李秀珍站在楼梯口面带忧色,徐婉将嫂子拉回屋里,一把关上房门,说:“这娘俩都是什么人,简直不知所谓。”

徐妈听了,轻叹一口气。

徐婉拉着李秀珍走回客厅,把李秀珍按在沙发上说:“嫂子,别叹气了,就那娘俩,还能翻天?”

说着话,徐婉在李秀珍身边坐下,接着说:“人善被人欺,一点不假。你看姓蔡的那态度,左一口他家成儿要提干,右一口他家成儿110平方米的新房,事情还没怎么着呢,张嘴就让别人家姑娘陪他儿子逛街,什么东西呀?”

徐妈抬头看了一眼在厨房倒水喝的徐尚秀,轻声说:“算了,都过去了。”

徐婉却还没说够:“你看姓蔡的刚才那居高临下的样儿,好像他家儿子看上谁是多大恩赐似的,她有病吧?换一户正常人家,知道别人家姑娘有男朋友了,说句家里还有事,走就是了,干什么不依不饶的啊?谁把姑娘卖给她了?”

李正阳笑呵呵地走过来,看着徐婉说:“别说了,都过去的事了。”

徐婉靠在沙发上,气鼓鼓地说:“干什么不说?怎么就过去了?你没看见姓蔡的那态度?明摆着没看起我们徐家!求着我们家姑娘,还觉得我们家小门小户好欺负,换一户人家,她敢在别人家里大呼小叫指着主人撒泼?”

徐康远听不下去了。

他走过来看着妹妹说:“行了,人都走了。”

李正阳说话没管用,徐康远说话管用了。

徐婉起身说:“我去看看秀秀干什么呢。”

徐婉往厨房来,正好徐尚秀端着一盘橙子从厨房里出来。

把橙子放在茶几上,徐尚秀坐到徐妈身边,挽着徐妈胳膊说:“妈,我饿了。”

徐妈一肚子要解释跟王家来龙去脉的话,全被女儿一句“我饿了”挡了回去。她知道,女儿这是想揭过这一页,不想再提。

而其实想想,徐妈也确实解释不出什么。

就像徐婉说的,一没订婚,二没下聘,三没承诺,甚至两家连话题都没挑明,完全处于“意会”阶段。好吧,就算王家母子给自己家送了两次礼,可是自己家也都等值还礼了,送礼还礼用的都是“走动邻里”的名义。

可以说,无论从名义上,还是从礼节上,徐家没有任何对不住或者说欺骗王家的行为。

从王家母子含怨离开,徐妈就在心里想哪里做错了,可是她左想右想,也想不出错在哪里。

她和徐爸确实是几天前才明确知道女儿处了男朋友,还是个富豪。

可是知道又怎么样呢?

总不能两人一知道女儿有了男朋友,就把曾经明里暗里对女儿表露过好感的人家都走一遍,然后告诉人家“我女儿有主了”。

那不是有病吗?

而明确知道女儿有男朋友之前呢?

徐妈也想不出自己家跟王家的邻里走动有什么不妥。

总不能王家还没明确提出结亲,自己和丈夫就先开口拒绝,真要是那样做了,一旦传出去,还不得被别人笑话死?

人家会说:“徐家人得是多自我感觉良好,才会觉得每个登门的都是看上他家姑娘了。”

搂着女儿,徐妈在心里想:算了,不想了,就算秀秀没自己交男朋友,有蔡姐这样一个妈,王志成也不是良配。

想到此,徐妈问徐尚秀:“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一旁的徐婉听了,反对说:“在家做?买菜加做熟,两个小时都不够用,还不得把秀秀饿坏了?走,出去吃,今天姑请你。”

李碧婷毕竟年纪小,刚才她第一个冲蔡姐发难,引起一场争吵,别看当时气势十足,其实她心里很是惴惴不安,担心自己的莽撞让舅舅一家不高兴。

说起来,刚才李碧婷是真急了。

急的原因,舅舅“受辱”是一方面,更主要的原因是,她发现眼前这个黄毛老太太的儿子居然在打姐姐的主意。

开什么国际玩笑?!

刚收了边学道几万块钱礼物的李碧婷哪能接受得了这个?

在李碧婷心里,边学道是一个大方、好说话、好亲近且极有钱的完美姐夫。

有这么一个富豪姐夫,只要跟姐姐、姐夫处好关系,还用愁找工作?还用愁考研?不说成人生大赢家,当一个“白富美”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所以李碧婷绝对是最希望姐姐和边学道顺利结婚的几个人之一。

现在,居然莫名其妙冒出这么一对不知天高地厚的母子,而且看样子似乎跟舅舅和舅妈有什么约定,李碧婷瞬间就暴走了。

她倒不是怕姐姐犯傻,变心看上这个一脸假笑的破落户,她是怕舅舅和舅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再弄出点什么闲话传到边学道耳朵里。

李碧婷尽管还没走出校园,但她也知道像边学道这样财富、地位、名望样样不缺的年轻富豪,会有多少年轻貌美的漂亮女人想征服他。

在李碧婷想来,边学道喜欢姐姐不假,可如果姐姐这头闹出什么不好听的传闻,让边学道心生嫌隙,那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李碧婷义无反顾地向蔡姐“开了第一枪”。

她只有一个目的,无论之前舅舅舅妈和这个黄毛老太太有什么约定,务必搅黄,哪怕让两家反目成仇。

直到徐尚秀忍无可忍从卧室里出来,开口撵走王家母子,李碧婷才从暴走状态中清醒过来,开始担心姐姐会不会埋怨自己。

所以……

听见妈妈提议出去吃饭,李碧婷立刻举手表示同意,并加码说:“我也饿了。”

李正阳见了,也附和说:“嫂子,别做了,秀秀今天回来了,咱出去吃,我朋友新开了一家天和酒楼,环境好,味道也不错,我这就打电话让他给我留个包房。”

……

……

徐家楼下。

徐康远和李正阳先下楼。

四个女人在楼上,又是洗脸,又是打扮,又是换衣服,一时半会走不出来。

在李正阳的Buick林荫大道旁,徐康远问妹夫:“刚才那半截烟怎么回事?”

李正阳“嘿嘿”一笑,说:“我故意的。”

徐康远一听……

果然是!

徐康远厚道归厚道,可是不蠢。

他知道自己这个妹夫早年是靠赌博出千起的家,手巧得很,李正阳若想在烟盒里做什么手脚,绝不是难事。

见妹夫承认了,徐康远说:“那就是个孩子,何必呢?”

李正阳笑眯眯地说:“哥,要论厚道,我不如你,要论江湖阅历,你不如我。我跟你说,有其母必有其子,刚才那小子,从他嘴里说出10句话,里面有一句是真的,都算烧高香。”

徐康远听了,点点头说:“这个我有数。”

李正阳四下看了一眼,说:“王家的条件只能说一般,不过考了个公职,那对母子眼睛就长到头顶了,这样的人,别人稍稍说几句不中听的,他们就极有可能怨恨在心,寻机报复。”

徐康远蹙眉问:“夸张了吧?”

李正阳说:“那你就等着看好了。”

徐康远问:“你说的这个,跟刚才那半截烟有什么关系?”

李正阳摸着下巴说:“那小子在教育局上班,我刚好认识教育局的宋放。”

徐康远诧异地问:“你认识宋放?”

李正阳说:“朋友介绍的,一起吃过两次饭,当时是我买的单,算是半熟。”

徐康远问:“然后呢?”

李正阳看着路口说:“宋放这人有点迷信。”

“听说过。”徐康远微微点头。

李正阳说:“所以我留一手备用。如果那对母子犯浑,出去散播什么不好听的话,我就把今天这半截烟的事传出去。这半截烟,又叫‘断头烟’,几千盒烟都不一定能碰到这么一根,偏偏让他摸去了,运气这么衰的人,宋放肯定不会待见,他就等着吃冷灶吧。”

沉默好几秒,徐康远说:“你这是不是太狠了点?”

李正阳说:“等到他们母子散播有损秀秀名誉谣言那一天,你就不这么想了。”

听妹夫这么说,徐康远眼睛一下瞪得溜圆。

半晌,徐康远问李正阳:“如果宋放调走了呢?”

见姐夫接受了自己的小计谋,李正阳信心十足地说:“你放心!趋吉避凶的事,都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只要王志成摸到‘断头烟’的事情传开,加上王家无根无蒂,一辈子也就是个机关老板凳,我看他到时拿什么娶他妈嘴里的好姑娘。”

听李正阳说完,徐康远感觉脖颈子冷飕飕的。

两人认识也有20多年了,徐康远却好似第一天认识李正阳一样。从前李正阳跟他喝酒聊天,说人情风月,说酒桌趣事,说各种段子,但从没这么正式地说过算计人这种事。

这一刻,徐康远才真正认识到自己这个妹夫心思有多缜密。

而李正阳呢……

他今天之所以在大舅哥面前展露手段,就是想给大舅哥一个印象——妹夫可谋事!

按照李正阳的想法:如果徐尚秀真嫁给了边学道,徐家不可避免地会卷入边家庞大家业的利益漩涡。

到那时,大舅哥和嫂子身边必然需要帮手。

谁来当这个帮手?

徐康远原本有三个妹妹,大妹癌症病死了,二妹出车祸去世,只有徐婉这个小妹妹还在。

另一方面,徐尚秀和李碧婷这对表姐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得跟亲姐妹也没差多少。

这个时候,如果他李正阳再展露出“辅佐”的能力,那么跟徐家一起跳出天河,跳到外面更广阔的世界,是完全有可能的。

老话说的好: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别管这话是褒义还是贬义,谁能升天谁牛逼,这是毋庸置疑的。

一个豪阔到能拿出45亿RMB买一栋豪宅的超级富豪,若能在边学道的庇护下升天,就算当一回鸡犬又如何?

同一天同一时间……

詹红跟樊青雨说出了意思相近的一句话:“姐,你得道了,别忘了照顾家里人啊!”

下一篇:第978章 女人的道 上一篇:第976章 姐夫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