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边学道不关心谁是老板娘的冤家,他更关心单娆能不能早点回松江。

下午被孔维泽的话撩拨了一下,晚上又对着老板娘的侧身想入非非了一会儿,还是处男的边学道有点上火。

回到家,他给单娆发了一条短信:小生又中了合欢散,望女侠搭救。

没隔多一会儿,单娆回复了:一个人在燕京真没意思,你要是能来燕京,我就考虑一下你说的。

边学道激灵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回复:你说的是真的?

单娆回复:不说二遍。

边学道回复:明天我就去买机票,你准备好接我吧!

单娆回复:……我开玩笑的。

边学道回复:晚了,我手里有文字证据。

单娆回复:……困了,睡觉。

边学道回复:就知道你要说这句了,等我电话!

单娆回复:你真的来么?有这么想我?

边学道回复:想得不能自拔。

单娆回复:你这词儿用得不好,晚安。

远水难救近火,放下手机,边学道觉得自己快要燃烧了。

他冲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把自来水扑到脸上,终于冷静了一些。

鬼使神差地走进东卧室,躺到单娆睡过的床上,本想就此睡去,眼前浮现的却是生命中曾经品尝过的女人。

人,尤其是男人,总有一些时候压不住澎湃的欲望,此刻的边学道就是如此。

翻来滚去,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

从书房抽屉里拿出些钱,穿鞋出门。

边学道快步下楼,他现在就想找个出租车,让司机把他载到能泻火的地方,他知道这是所有夜班出租司机的必备技能。

本想就在学校后门拦车,想了想有点不好,又跑出一个路口,几辆之后过来一个空车,边学道开门上车。

司机问:“你好,去哪?”

边学道说:“带我去质量高、又安全的夜场。”

司机一愣:“哥们,真不是不带你去,这车司机病了,我这是替我姐夫开,今天才第二天,浴池倒是知道几个,你说的质量高又安全的,我真不知道。”

边学道一顿无语:“靠边停车吧。”

司机有点不好意思,边减速边说:“要不,我在车队电台里帮你问问?我们车队人多,别的司机肯定知道。”

边学道听了,又好笑又无奈,憋得脑门儿直抽抽。

心想:这是什么意思?要在车队电台里说我车上有个心急火燎的,不知道地方,大家给出出主意?

这事还有这么问的?

咋不拿个喇叭站在马路中间问呢?

碰上这么个二货司机,真要是车队电台问不出来,难不成还要打电话问交通广播台?问问114?

刚才没注意,车上正播着交通广播台的《情感夜话》栏目,这会儿刚好进入广告时间,里面传出诱惑的女音:朋友,您想金枪不倒吗?朋友,你想找回雄风吗?朋友,你想让女人离不开你吗?……祖传秘制神药……保证一周见效,两周稳固,三周笑傲同龄人……请拨打……

边学道压着声音说:“别担心,我给你钱,前面靠边我下车。”

站在路边,边学道用心看了一眼刚才出租车的牌号,心说怎么就碰上这么个极品呢?莫非担心自己是钓鱼执法?不对啊,钓鱼没这么钓的啊!

火还没泄,站在路边继续拦车。

第二辆车的司机是个老油子,一听边学道的要求,立刻来了兴致,好像遇上了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兄弟,你上我车算上对了,我干这行十多年,保证给你带到个好地方。”

司机说完,想到了什么,又说:“就是,钱……”

边学道看着路面说:“够!”

司机一撇嘴,心想:说得挺硬气,看这岁数,八成是刚拿到工资的愣头青,要是真正的富二代,哪个身边女人不是乌泱乌泱的,金屋藏娇就不说了,打个电话召之即来还是妥妥的,还用大半夜来这一出?

想归想,生意不能不做,尤其是这种生意,打车的一般不好意思说“绕路”,怎么走怎么是,反正只要到地方就行。

司机觉得不能这么静着,得说点话转移乘客的注意力,不然容易看出他绕路了。

司机说:“兄弟,看样儿你对这门也不是太熟,跟你说点窍门,别太挑长相,挑身材最实惠,年纪也要考虑,不过一般看不准。”

见边学道不答话,司机自顾自继续说。

“还有,注意装钱的兜,我之前拉过几个乘客,被摸到了钱包厚度,多上了几个花样,结果差点没出来……”

“还有,别让她们主导,她们都是专业的,只要在上面,几路功夫施展出来,铁汉子也得缴枪……”

见边学道还是不说话,司机开始转变话题,说朋友认识的东莞回来的女大款,说高中同学有钱后在松江大学包的女大学生,说每天后半夜路上游荡的打车的年轻女人……

“我跟你说,好几次,就坐在你坐的副驾驶,后半夜上车,长的那叫漂亮,累得不行了,上车说了地方就犯困,身上那么重的香水,都没盖住那味儿,我坐这儿都闻到了,你说她也不洗洗再出来,替宾馆省什么水……”

司机继续滔滔不绝地说着,偶尔拿起对讲机跟车队的司机插一句话。

老司机边学道计算着的哥绕了多少路,就在他要忍无可忍时,到地方了。

边学道在前台开了一个房间,忽然发现自己两辈子都没干过这事儿,不知道怎么说,但他很沉稳,他相信司机既然把他送这儿来,就肯定有服务,于是离开前,他跟前台说:“我第一次来。”

前台听了,笑着说:“先生,您先回房间,一会儿给您电话。”

躺在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上,边学道冷静不少,打开房间里所有能打开的灯,按开电视,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饮料,躺在床上无聊地换着台。

没多一会儿,电话响了,里面传出女声:“先生,是您呼叫服务么?”

“嗯。”

“好的,您稍等。”

电话挂了。

边学道调低电视音量,懒洋洋地靠在床头。

有人敲门!

边学道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齐肩头发,挎着包,有点冷艳,完全看不出是做这行的。

见边学道打量她,隔了几秒,问边学道:“先生,我能进去吗?”

边学道改主意了。

他拿出钱递给女人:“不需要了,你走吧。”

女人犹豫了一下,见边学道执意要给,她接过钱,妩媚地说:“谢谢先生。”

然后从包里拿出笔和便签本,刷刷写上一组号码,递给边学道:“先生,这是我的号码,有需要直接联系我。”

边学道接过便签,不置可否。

女人走后,边学道洗了澡,躺在床上看了一眼手里的便签,随手放到电话下面。

还是留给有缘人吧。

下一篇:第100章 宇宙中心五道口 上一篇:第98章 银河战舰